王晓毅:正视乡村的发展和问题

[ 作者:王晓毅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3-26  录入:王惠敏 ]

每年春节以后,随着大量人口离开农村重新回到城市工作,各种返乡见闻也就开始大量出现。一些已经离开村庄多年的人,往往会用小时候的农村生活对照当今的农村生活,抱怨过去的乡土社会不再,感慨农村人口在减少,原有的乡情在淡漠,赌博和手机代替了传统的文化活动,成为主要娱乐手段,等等。我们带着乡愁回到故乡,却发现故乡已不复存在。

面对这种现实,在抱怨声、感慨声中也偶尔夹杂了一些赞美之词,比如认为智能手机使边远的乡村也进入了互联网时代,赌博也并非乡村特有,农村的小赌怡情,也许真是一个娱乐;即便是人口减少和乡情淡漠,也是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表现之一。抱怨者、感慨者用自己想象中乡村美好生活来对照现实的生活,并不可取;但是赞美者的片面言辞,我们也不敢苟同,至少我们在看到乡村进步的同时,也需要正视乡村的问题。

首先,不应过分美化过去的乡村。在现代化过程中,我们的确失去了很多东西,比如过去农村人口比现在多,比现在热闹,祭祖、舞狮、庙会等活动也更吸引人,但是那时的农村也有许多问题,很多问题比现在更严重。比如人口多肯定热闹,但是因为人口多也造成了资源的紧张,地里的粮食不够吃,山上的柴火不够烧,因而滥垦滥伐的现象普遍,资源紧张和贫困很容易导致村民之间关系紧张,甚至亲戚邻里之间积怨难以化解。为了争夺一些水或山地,相邻的村庄之间长期纠纷不断。尽管我们不能片面强调“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似乎只有富裕了才会讲道德,但是也不能说贫穷的时候就没有问题。

农村贫困长期以来是困扰中国发展的一个大问题。直至20世纪80年代,还有一小部分农民连最基本的温饱水平都无法达到,穷的地方甚至家里几个人只有一条裤子,一个人外出,其他人只能裹着破棉絮。营养不良、地方病也很普遍,比如血吸虫的传染导致大量农村人口身体衰弱,甚至无法参加劳动。那个时候,的确有许多农村地区是山清水秀,没有化肥农药污染,但是土地有限、粮食产量低、卫生条件差,部分农民都希望走出农村,但是被身份和户口所限只能滞留农村。

对于当时的农民来说,能够有足够的粮食吃,有衣服穿是最重要的。现在实行乡村振兴战略,肯定不是要回到那个时代的农村去。我们既不能用现在的视角去观察过去的农村,更不应依据我们对农村的想象,勾画出一个传统的农村社会,并希望我们能够回到那个时代。我们必须看到近40年来农村的巨大进步。

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不承认发展所付出的巨大代价。由于在解决粮食增产、提高农民收入的过程中,一些地方片面强调发展的速度,对于平衡发展和传统的保护关注不足,因此在发展中付出了较高的成本。在强调技术进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技术进步与自然资源的关系,导致了农村环境问题的出现。比如在推广一些高产作物品种的时候,忽视了这些作物品种对于化肥和灌溉的需求,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大量使用地下水灌溉,导致地下水位下降;一些地方政府开展许多培训,帮助农民掌握技术以便于外出打工,但是对于激活农村资源重视不够,对那些希望留下来从事农业的农民帮助不够;片面强调经济发展,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关注不足。

农村发展没有统一的模式可以模仿,每个地方的特点不同,需要在发展中充分吸收地方知识。一些地区片面相信所谓现代知识,对于来自农村和农民的地方知识重视不够,结果出现了发展的“水土不服”,遭到挫折。比如种植业或养殖业引入一些高产品种,不适合本地区的生产条件,结果遭到失败。

现在农村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必须通过选择更加适合的发展途径来解决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在这里,要特别注意避免两种极端的倾向,一种是美化过去,用传统来否认发展,把乡村的发展说得一无是处。作为一种对田园生活的向往,这种美化情结一般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要把这种情结作为制定政策的依据,就会带来很大问题。

另一种需要避免的倾向,是把经济发展看得高于一切。比如片面强调城市化、规模经营和产业化,只强调了生产功能而忽视了乡村的生活功能。乡村首先是人们生活的场所,乡村发展的目标是使乡村与城市一样充满魅力,成为吸引人、涵养人的地方。(王晓毅)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北京青年报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