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礼春:怀念在乡下过年

[ 作者:汤礼春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1-21  录入:王惠敏 ]

  我的一生过年大都是在城市度过的,然而对于过年印象最深的却是在老家乡下的一次。 

  1964年,老家乡里经过了三年大灾害的复苏后,开始有些富裕,父母便决定让11岁的我回乡下过年。 

  一踏上乡里的土地,立时就感觉到了年的味道,家家都在打糍粑、做豆丝、炒花生,家家飘出来的香味诱得我跑了东家跑西家,每到一家,好客的乡亲们就会亲热地摸着我的头,问问我父母的情况,然后跟我端上刚烙好的豆皮,或是给我的荷包里装满热乎乎的花生。那浓浓的乡情叫我这个城市的孩子有着别样的感受。夜里,在煤油灯下,许多人家都在自制一种小拉炮,以供孩子们在过年时放。我也来了兴趣,叫大人们教我做,先铺上一张裁好的纸,在纸上摆上一根打有活结的绳线,然后挑一点事先配好的炸药放在绳线的活扣上,最后用纸卷了起来,拉炮就做成了,我学着做了几十个,第二天,拉炮晾干了,我试着拉了一个,居然炸响了,我兴奋地蹦了起来,还有什么鞭比自己动手做的响得更叫人快活呢! 

  离过年还有几天了,整个村子都沉浸在欢快的忙碌中。早上,我和小姨们一起下地挖红萝卜,那一根根蓦然从泥土中蹦出来的红萝卜让我感到既新鲜,又兴奋,小姨迫不及待地先用萝卜缨子后用手帕擦了一个放进我的嘴里,我一咬,那甘甜而带有泥土的气息顿时充盈在心间。午饭后,我又和小舅一起到泥塘里去挖藕,小舅和同伴们一边挖藕一边说笑,一会儿,他们都被泥巴糊成了大花脸,但他们都毫不在乎,只是忙着比谁挖的藕"胖",我正看得发笑,又传来外公在水塘边指挥村里人网鱼的消息,我赶紧跑了过去,只见外公在水塘边指手划脚着,水塘里十来个壮汉一字排开拉着网,从东边往西边赶,一会儿,就见鱼儿们被逼得在水中乱窜乱跳,有的大鱼居然跳出水面几尺高,落下的水花都溅到我的脸上,我顾不上擦,只是激动得看着这难得的场面。 

  傍晚时分,村里响起"分鱼罗、分藕罗"的叫声,那响声在空气中激荡开来,然后是一串串欢快的脚步声,招呼声…… 

  那几天,村里一会儿响起"分糯米",一会儿响起"分芝麻",一会儿响起"分黄豆",……整个村子都洋溢在欢快声中,把要过年的气氛掀到了高潮…… 

  在人们欢快忙碌的氛围中,大年三十终于来临了,一大早,家家屋顶上就开始升腾起炊烟,四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刀与粘板的碰撞声。外公指挥着舅舅小姨们洗菜、洗餐具、酒具、贴窗花、贴对联;外婆则一直在灶旁烧火,那红红的火光把她的脸映衬得像电影里的镜头……将近中午的时分,蓦地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串鞭炮声,外公说:"那是哪一家开始吃年饭了,我们也快罗!"说话间,大仙桌子在堂屋摆开了,大姨小姨如穿梭般地从热腾腾的灶台上搬出一盘盘的菜,一会儿就摆满了一大桌,待外婆解开围裙,外公拿出好长一挂鞭,叫我和小舅到门外放了。我和小舅放完鞭一进屋,外公就将大门关上并上了栓。小舅小声地告诉我:"这叫财门紧闭,吃年饭时,家家都要关门的,不许别人来。" 

  堂屋的神龛上从一大早就燃起蜡烛。此时外公亲自端了几碗菜放在神龛的桌案上,又亲自斟满一杯酒放了上去,然后对着神龛拜了几拜。这期间,全屋里的人都屏息静气,神色肃穆,受到这氛围的影响,我也感觉到了一种神圣,一种庄严。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乡下的规矩,吃年饭前先要敬祖宗。 

  敬拜了祖先,外公一声令下:开始吃年饭。屋子里顿时又活跃起来。舅舅们和小姨们又开始逗撩我起来,我不小心吐了个口头禅"鬼也"外公用手指在我头上轻弹了两下,严肃地说:"过年不能提鬼",我伸了伸舌头,舅舅小姨们哧哧的发笑。外公动了第一筷子,大家这才一起举起筷子来。外公指着正中大盘中一条油炸过的整条鲤鱼对我说:"这鱼今天是不能动的,要等过了年才能吃,这叫年年有鱼(余)。 

  乡下吃饭规矩虽多,但不同于城里的是,外公居然让我喝了口酒,那燃烧在喉咙管里的辣味让我永远记得这顿年饭…… 

  吃过年饭,小姨便开始帮我扎灯笼。当大年三十夜开始降临时,小姨将扎好的灯笼点上蜡烛递到我手上。我提着红红的灯笼在村里行走,举目四望,到处是灯笼在夜色中游动,使人感觉似乎飞升到了神秘的世界。村里的每个小孩都提着灯笼,一边放鞭,一边相互戏耍,倏然间,不知谁的灯笼起火了,烧成了熊熊的一团,小伙伴们都"嗬嗬"又蹦又跳闹开了花…… 

  大年初一,太阳还没升起来,鞭炮就排山倒海般在村子里四处响了起来。密集的鞭炮声刚刚散去,锣鼓锵锵声就跟着冒了出来,小舅们一听,连忙披红挂彩,拉起我的手说:"走,玩龙灯去!" 

  在村头的祠堂前,一条五彩斑爛的巨龙已铺展开来,一群小伙子在旁边使劲地敲锣打鼓玩锵锵,向全村人大声召唤。一会儿,祠堂前就聚满了人,好像全村的人都到齐了。小舅撇下我,走进了舞龙的队伍,十二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一字排开,将龙霍一下举了起来,紧接着那龙舞动起来,在人们的喝彩声中,那龙越舞越快,旋转翻腾,看得人眼花缭乱,心潮沸腾。鼓锣锵锵敲得更有劲了,伴随着人们"好,好,好, "的吆喝声,整个村子都震荡在热闹之中…… 

  从大年初二开始,村里不时有人家请我去"过中",我一去,都是一大海碗摆在我的面前,碗里除了有几根油面外,其余的全是肉丸子,大块大块的腊肉,荷包蛋、糍粑。我总是边吃边说:"这大一碗,我吃不了,吃不了!"主人家也都是说:"一个大后生,有什么吃不了!"他们的话让我感到新鲜,想不到我从城里一来到乡下,就长大了,成了大后生!这句话也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至到现在,一想起这句话,一丝温馨和笑意,就浮现在心头……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