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敏:乡村振兴背景下城乡融合发展的道路与实践

[ 作者:徐海敏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1-27  录入:王惠敏 ]

——馆陶特色小镇模式可行性初探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对“三农”工作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振兴乡村,首先要理解乡村;理解乡村问题,既要有长时间、远距离的历史眼光,也要有横向而开放的国际视野。城市和乡村恰如太极阴阳的两极,是既对立又统一的整体。加快乡村建设与治理,重构乡村与城市均衡关系,实现城乡融合发展,不仅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也是后工业文明时代全球共同关注的话题之一。馆陶通过四年实践摸索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路子,这条路就是馆陶的小镇模式,即以“小镇文化”为理念,以美丽乡村为载体,以“一镇多社区”为架构,以产兴镇,产业、文化、生态高度融合的特色小镇创建之路。

一、从世界到中国

1、欧美独立发展型

以欧美地区的小镇为代表,这些区域的小镇有相对独立的产业体系,功能上更加复合,与城市生活区别不大,有完整的生活、生产体系,如美国大量的公司镇。美国小城镇是具有居民自治管理特色的一个独立法定行政社区单位,与所在的市、县有行政级别高低之分,没有行政领导与被领导关系。拥有独立的财政体系,财政收入主要用于公共服务领域。

2、东亚都市配套型

以东亚地区的小镇为代表,该地区发展的背景是产业和人口还在不断向大城市聚集,小城镇的发展更多是为大都市提供休闲、生活、医疗、旅游等配套功能,有显著的切换感。例如日本以大城市为核心的集聚模式,政府重点发展中小城镇;台湾和韩国以城乡同步协调的方式,政府“挽救”小城镇发展建设。

3、中国的城镇化之路

经济学家斯蒂格列茨曾预言:中国的城镇化与美国的高科技发展将是深刻影响21世纪人类发展的两大课题。

(1)开发区模式

1984年开始,14个沿海开放城市设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到1992年,从沿海向内地发展形势多样,遍布全国;2003-2006年开始整顿期,从6866个核减至1568个;2007年之后向产业新城转型。开发区模式的缺点是政府主导,缺乏机制创新;产业粗放,功能单一;缺少配套建设。

(2)产业新城模式

理想化的产业新城是多元化的产业结构、便捷的交通、完善的配套、市场化运作机制。但现实中存在诸多问题,地产开发先行,产业导入滞后,规划面积过大,“摊大饼”模式依然持续,人口导入困难,新城变成空城。

综上所述,城镇化的痛点在产业结构、科技创新、管理机制和文化内涵等方面。因此,“十三五”后,总书记提出新的城镇化战略,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为引领,促进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持续健康发展。

(3)新型城镇化战略

十八大以来,新型城镇化突出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不是简单的城市人口比例增加和规模扩张,而是强调在产业支撑、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生活方式等方面实现由“乡”到“城”的转变,实现城乡统筹和可持续发展,最终实现“人的无差别发展”。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取得了明显成就,但农村和城市发展的不均衡问题依然严峻。

(4)特色小镇模式

特色小镇建设是重构产业生态、促进产业转型升级、适应发展新常态的重要举措,是统筹城乡发展,践行美丽中国的重要载体。

2016年7月,《住建部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中提到:到2020年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特色小镇原则上属于建制镇。2016年8月《关于做好2016年特色小镇推荐工作的通知》,推荐159个特色小镇。2016年10月,《住建部关于公布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的通知》,有127个特色小镇入选。各省先后出台推进特色小镇建设的实施意见,截止到2016年底,全国入库特色小镇项目共计11260个。2017年7月,住建部公布了第二批276个特色小镇名单,目前全国特色小镇共有403个。

(5)浙江特色小镇的模式

一提到特色小镇,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浙江。为了把握特色小镇的规律,我们团队专门去浙江的梦想小镇、云栖小镇、基金小镇等处实地考察。2014年10月,时任浙江省长李强首次提出特色小镇的概念,并将特色小镇定位为浙江产业创新的重要载体。浙江的特色小镇有深厚的理论和实践基础,首先是“八八战略”中的浙江优势论,民营经济发达,创业创新勃发,山水资源充沛;其次是市场经济“浙江实践”,积累了诸多民间资本、市场主体发展经验。从历史渊源看,源于浙江“块状经济”和区域特色产业30多年的实践。在发展理念上,特色小镇是按新发展理念,结合自身特质,找准产业定位,科学规划,挖掘产业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形成“产、城、人、文”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重要功能平台。首先,产业定位力求“特而强”。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其次,功能叠加力求“聚而合”。再次,建设形态力求“精而美”。最后,制度供给力求“活而新”。在规划上,特色小镇面积一般控制在 3 平方公里左右,建设面积一般控制在 1 平方公里左右。从投资进度来看,特色小镇原则上 3 年内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 50 亿元左右(不含住宅和商业综合体项目),所有特色小镇要建设成为 3A 级以上景区,旅游产业类特色小镇按5A级景区标准建设。

在这种模式和理念引领下,截止2017年,浙江省创建类特色小镇共公布了三批,被降级的特色小镇数量6个,现有特色小镇108个。总结浙江特色小镇成功的原因,与其深厚的产业积淀、灵活的机制体制、完善的政策引导密切相关。很多地方盲目复制,收效堪忧。

特色小镇是拉动城乡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是非常好的方向。住建部出台特色小镇实施意见之后,随即掀起的特色小镇建设热潮,各地各类小镇一哄而起。在培育开发过程中,存在一些“假大空”“不健康”的倾向,特色小镇死了不少,不死不活的也不少,还有不少在路上。近期,《瞭望》新闻周刊做了一期调查,部分特色小镇乱象频出,发现一些贪多求快、盲目上马,部分特色小镇名实不符,存凑数之嫌;特色不特,项目论证不充分,融资潜藏风险,先天不足的特色小镇亟需后天纠偏。这种现象背景下,如何同步推进乡村振兴和特色小镇,早日实现新型城镇化,是一个亟待重视和解决的课题。

二、馆陶特色小镇的“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城镇化要发展,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也要发展,同步发展才能相得益彰。“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七个发展战略之一,强调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在乡村振兴过程中,我们发现特色小镇有其递进规律:一般农村→美丽乡村→特色小镇。这应该是一种趋势。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意味着城乡关系的深刻变革,城市和乡村是共生共荣的关系。过去的很多做法是城“镇”化,剥夺了乡村文明,城乡融合发展应该走村“镇”化的路子,着力复兴乡村文明。可以说,美丽乡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突破口,特色小镇是美丽乡村的升级版或高级形态。馆陶县创造性地提出走“小镇大县城”的路子,即建设以县城为中心,以若干美丽乡村为载体的“特色小镇”为支点,辐射带动、融合互补、组团发展的城镇化新格局。

1、馆陶对特色小镇的探索

馆陶县位于河北和山东交界处,以卫运河为界与山东冠县、临清市相邻。全县面积456平方公里,总人口36万,4乡4镇,277个行政村,以农业种植为主。全县共有61个贫困村,贫困人口15828人,贫困发生率5.69%,省级贫困县的帽子已经戴了24个年头。面对馆陶这样的穷地方、小地方,黑龙港流域的盐碱地,怎么发展?项目少,工业底子薄,是全县的主要矛盾,怎么破解这个主要矛盾?突破口在哪里?突破口就是抓美丽乡村、特色小镇。这个灵感有三个“导火索”。

(1)灵感来自于欧洲小镇,如法国的普罗旺斯小镇、瑞士的达沃斯小镇、意大利维罗纳小镇,产业富有特色,文化独具韵味,生态充满魅力,对馆陶“小镇文化”颇有启迪。

(2)2013年11月,河北省组织农村工作现场会,观摩了衡水周窝音乐小镇,因制作乐器而得名,村子虽处华北大平原但有欧洲小镇的味道,很受启发。

(3)浙江是中国最早开展美丽乡村建设的地方。2014年2月,河北省委组织县委书记对标发达地区专题学习班,学习期间考察了浙江安吉、桐庐等地的美丽乡村,看后深受震撼,同时看到了新农村的希望。

浙江学习回来,县委组织召开全县乡局级领导干部培训班,会上第一次提出“我们要抓两个特色村,王桃园教育小镇和依托粮食画的粮画小镇。千万不要建新的,一定要保持村庄的特色,我们一定要抓特色村镇。”小镇的概念随之诞生。2014年3月和4月,分别在寿东村和王桃园村召开现场办公会,粮画小镇和教育小镇作为首批试点开始特色小镇建设。

馆陶在美丽乡村建设之初,就明确了乡村建设的正确方向,那就是要努力回答三个问题:一是经济欠发达县域怎么脱贫攻坚?二是经济欠发达县域如何解决城乡统筹发展的问题?三是建设什么样的美丽乡村?围绕这些重大的战略问题,确定美丽乡村特色小镇的目标后,就开始了长达四年时间的艰苦探索。在没山缺水少绿的黑龙港流域,先后建起了粮画小镇、黄瓜小镇、教育小镇等一批美丽乡村特色小镇,如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其中,粮画小镇寿东村从一个省级贫困村蝶变为全国文明村镇、中国十大最美乡村、国家AAA景区。国内外300多万游客走进馆陶小镇。2018年9月28日,贫困县的帽子终于摘掉了。这个过程中总结了一条贫困地区振兴乡村的路子,就是5句话:以“小镇文化”为理念,以美丽乡村为载体,以“一镇多社区”为架构,以产兴镇,产业、文化、生态高度融合的特色小镇创建之路。

2、馆陶特色小镇的内涵

特色小镇与美丽乡村有着深刻的内在逻辑关系。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乡村经历着从村落、社区到小镇的转变,村民将经历从农民到小镇居民的跨越。2014年3月,馆陶明确提出建设美丽乡村,按照“小镇文化”的理念打造特色小镇。概念提出时间上,比浙江要早半年。从这个意义上说,馆陶是特色小镇的发源地。馆陶的特色小镇与浙江有相似点也有个性差异。相似点是在规律和做法上相同,都是突出一镇一业,坚持产业、文化、生态(文旅)的融合。个性化主要是经济发展程度、区位优势、战略培育方式、生活主体等方面存在个性差异。

(1)形态上,如小镇,既不同于建制镇,又不是产业园区。而是“镇”的特征加“小”的概念。“镇”的特征有三条:一是为数不多的居民聚集地;二是相对完善的市政功能;三是有产业特色。“小”则是指特色、个性和情调。突出打造“小而特”“富而美”“新而活”的特色小镇。

(2)内容上,“小镇文化”包含生态环境、族群文化、历史传承、产业特色、建筑形态等元素,这些元素与西方小镇有所不同,如:更加突出族群文化,小镇是以村庄为载体,以血缘关系为纽带。

3、馆陶特色小镇的特点

在创建过程中,对特色小镇特征进行了研究和总结,主要有四个方面的特点。

(1)建设载体:以美丽乡村为载体,村民不离村,不离土地,是留得住乡愁、听得见乡音、闻得到乡味的农村产业社区。纵观全国特色小镇的实践和案例看,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形态,一种是嵌入都市型的,地处大都市圈之内,如浙江的梦想小镇、云栖小镇、袜艺小镇等;另一种是远离都市的,处在相对偏远的传统乡村,乡村无法接受大城市的资金、人才等政策辐射,还要自己构建产业动能。馆陶作为大平原欠发达地区,纯粹在乡村空间发展特色小镇的模式,可以说没有现成的、可借鉴的经验,但这正是特色小镇对新时期乡村问题解决的价值所在。

(2)建设空间:以“一镇多社区”为架构,按照“地域相连,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共享,依托同一主导产业基础”的原则,在不改变原有村庄格局的前提下,合理规划建设小镇,人口一般控制在一万人左右。实现以城带乡到以乡促城再到城乡融合发展的城镇化新格局。这样做,一方面避免过去“摊大饼式扩张”造成城市化的弊端,同时汲取城市化的积极因素,让乡村回归乡村,使得乡村本身成为宜居乐业的生活空间。

(3)建设标准:“乡村风情,城市品质。”乡村风情,即把乡村建设的更像乡村,保留传承更多的农村记忆和元素,有“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那种境界。城市品质,是乡村又不是过去的乡村,指解决脏乱差,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服务功能以及时尚创新元素。特色小镇实现传统与现代的完美融合。

(4)产业定位:以产兴镇,按照“产业加美丽,美丽助产业,产业更美丽”的理念,让“产业插上文化的翅膀”,产业、文化、生态高度融合。特色产业在哪,小镇就在哪儿。一个小镇拥有社区的数量,取决于产业的支撑和辐射能力。馆陶依托全县蛋鸡、黄瓜、晚秋黄梨、轴承等大产业,以及粮食画、艾草、黑小麦等特色产业,让更多的美丽乡村建设有产业基础。

4、馆陶特色小镇的路径

(1)指导思想。“尊重民意、留住乡愁、做强产业、改造提升”的指导思想。尊重民意就是尊重老百姓现阶段生产生活方式的选择。留住乡愁,指田园风光,有鸡鸣、有狗吠、有老物件的乡村记忆。做强产业,是馆陶美丽乡村的一个鲜明特点,每一个特色小镇都有一个清晰的产业。通过“一产多村”、“一镇一品”两条路径,坚持不富不美,先富后美,富而美。改造提升,在馆陶没有大拆大建,都是根据实际情况,改造提升,把“乡忧”变成了“乡愁”,把“乡怨”变成了“乡约”。通过对物和人的改造,实现了环境和人的全面提升。在老百姓逐步富美的同时,适时导入信仰教育。

(2)运作模式。“政府引导、村为主体、村民自觉、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模式,符合规律,符合馆陶实际。政府引导,指在理念和资金上引导。村为主体,指村干部不能有等、靠、要思想,要主动作为。要有主体能力,主要体现在增加集体收入。市场化运作的前提是市场发育的程度,注重市场培育。政府必须进行基础投资和产业引导投资,拿出投资城市的力度投资乡村建设。经过几年实践,美丽乡村的市场效应已经凸显,唤醒了社会资本参与。

(3)建设内容。“六位一体”即教育村民、方便村民、富裕村民、壮大集体、美化环境、加强党建。六个方面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新农村必须有新农民,通过成立村民学校、美丽乡村广播站、制定村规民约、编写村歌等载体教育村民。方便村民,让农民在乡村能够享受城市的公共服务。小镇有咖啡屋、酒吧、超市,在城市能享受到的,在乡村也可以享受到。富裕村民,发展产业,让农民增收致富。壮大集体,集体收入增加才能更好地服务老百姓,凝聚群众。美化环境,美是美丽乡村的要义所在,用美引导方方面面的建设。党的建设,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基础和保障。探索了“三位一体”基层党建新模式,《光明日报》将此经验做法予以刊发。

三、馆陶特色小镇的实践

特色小镇发展的关键在于产业培育,产业聚集以后才有人口聚集,人口聚集才有更大地发展空间。梳理馆陶小镇实践,大致有四种类型。

1、文创旅游小镇:以粮画小镇为例

粮画小镇位于馆陶县城西3公里处,原是省级贫困村,美丽乡村建设工作集中推进后,通过政府牵线搭桥,引入粮食画产业,发展成为以粮画产业为主导,集加工制作、交流展示、观光体验于一体的全国最大的粮食画制作基地,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的特色小镇。该小镇按照“一镇四社区”的模式,以寿东村为中心,将寿南村、寿北村、法寺村纳入进来共同建设。目标是建设总面积3.7平方公里,投资20亿的“万人小镇”、世界粮画之都、国际化小镇。仅春节小镇游,吸引国内外游客80万人次。目前,粮食画及相关衍生品畅销国内外,旅游产业成为该区域增收的新亮点。粮画小镇成功入选河北省首个“中国十大最美乡村”、河北省首批创建类特色小镇。

2、传统产业小镇:以黄瓜小镇、羊洋花木小镇为例

 ——黄瓜小镇。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种植大棚黄瓜,至今已有30多年的历史,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按照“产业加美丽,美丽助产业,产业更美丽”的发展思路,做强黄瓜主导产业,挖掘黄瓜文化,建设了黄瓜种植培训基地、黄瓜博物馆、黄瓜酒坊、黄瓜食府、黄瓜美容院和黄瓜主题公园,打造商业业态化的黄瓜小镇。目前,全县黄瓜日光大棚由两年前的3.5万亩发展到10万亩。通过建设特色小镇,小黄瓜铸就了大品牌,黄瓜小镇与国内最权威的黄瓜研究所——天津科润黄瓜研究所合作,推出的“馆青牌”黄瓜连续荣获国家绿色食品博览会金奖和中国国际农交会金奖。黄瓜小镇的黄瓜每斤可多卖5角钱,仅此一项年增收4000余万元。黄瓜日交易量突破20万斤,年销售额高达3亿元。“世界黄瓜看中国,中国黄瓜看馆陶。”黄瓜小镇是中国唯一的“黄瓜之乡”。

——羊洋花木小镇。该小镇将传统养羊业和现代花木种植业高度融合,整合为活羊交易、苗木花卉种植和休闲旅游于一体的羊洋花木小镇,是整合产业的典型案例。已建成高标准的养殖园区,由家庭散养转化为集中养殖,建成了冀中南地区最大的活体羊交易市场,日均交易量1000只以上。村内流转土地全部用于花木产业,已种植各类花木5000亩。形成“四村两湖一河”的天然森林氧吧,即赵沿村、鲍沿村、尚沿村、李沿村和太阳湖、月亮湖及永济河统一规划,建成冀南地区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生态主题公园。今年,实施县城突破战略,加快推进羊洋花木小镇与主城区融合发展,打造了南城公园,实现村庄即公园、小镇大县城。

3、工业小镇:以轴承小镇为例

轴承小镇距离县城28公里。轴承产业起步早、发展快,距今已有30余年。先后获得了“中国轻工轴承之乡”、“河北省中小企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等一系列荣誉。带动轴承加工户2000余户,吸纳了从业人员3万人,年加工能力45亿套,占国内微型轴承市场份额60%以上,销售网遍布全国,延伸东南亚。产品适用于各类轻工业设备、小微型电机、门窗家具、办公器材、仪表仪器、激光打印雕刻等相关领域,已建立起技术较为成熟,较为科学的轴承加工工业体系,产业特色明显。今年,首个“轻工微型轴承”团体标准在此诞生,对国内轴承行业发展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

4、康养小镇:以彭艾养生小镇为例

作为千年古县,馆陶有着种艾用艾传统,养生鼻祖——彭祖晚年在古馆陶修行,教化百姓种植艾草,防病济世,历代相传。彭艾养生小镇是结合彭祖养生文化打造的康养小镇,建有太极广场、彭艾养生广场、古法手工艾绒制作、彭艾研究院、艾灸体验馆、艾灸培训中心等,以构建全国最大的古法艾绒生产基地和全国最大的艾灸培训基地为目标。大力发展艾文化产业,实现村村种艾,户户知艾,人人用艾。如今,彭艾养生小镇成为馆陶文化旅游新名片,落实“健康中国”战略的新举措。

四、启示与体会

馆陶依托美丽乡村发展特色小镇的做法,经历了从不认识到认识,到再认识的过程,并锤炼出了从迷茫到迷恋的探索创新精神,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挑战拼搏精神,夙兴夜寐、激情工作的忘我奉献精神,这是最宝贵的经验。

启示之一:特色小镇需要特色的主导产业。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什么是贫困?是因困而贫。解了困自然就脱了贫。困在哪儿?农村没有致富产业,只靠“输血”,不能持久,“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乡村振兴的主要矛盾是产业。特色小镇建设的首要任务是明确产业基础和发展方向,否则走不出“两年过后又回到原点”的怪圈。馆陶通过挖掘、外引、培育等途径做强特色产业,特色就是赋予文化的差异化,让“产业+文化+体验+电商+信誉”。

启示之二:特色小镇需要持之以恒的定力。乡村振兴是一个艰巨的系统工程,面对特色小镇这一重大课题,必须考虑可持续发展问题,必须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定力。做特色小镇不只是城市周边或者城乡结合部,更应该把视角延伸到广阔的乡村大地,乡村同样可以做特色小镇。做以美丽乡村为载体的特色小镇更加复杂,产业培育、建设运营、资金回报周期更长,要用做事业的心态去经营小镇。

启示之三:特色小镇需要合理规划、因地制宜。平原地区小镇规划有其特殊性,应遵循“精准定位、总体把握、逐步完善”的思路。小镇规划不同于桥梁、楼房规划,属于“非标产品”。由于自然条件、人文资源和发展基础以及目标定位不一样,没有可以“一刀切”的小镇。

启示之四:特色小镇需要专业人才队伍。人才这是乡村建设迫切的现实需要。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最纠结的不是钱,而是人,是缺少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队伍。现在的农村大都看不到青年人,只靠留守妇女、老人和儿童建设美丽乡村是不可能的。馆陶探索成立“美丽乡村大学”,面向社会招生,为乡村建设培养人才;成立了首个“3+1”模式(即设计方、施工方、原材料供应方与美丽乡村建设办公室)的美丽乡村施工队。这些都是实践中“逼出来”的经验。

综上所述,特色小镇建设是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产业竞争力的重要载体,也应该成为中国新时期产业升级的主要载体之一。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以美丽乡村为载体的特色小镇蕴含着巨大的发展空间,是一次发展机遇,是城乡融合发展的一种必然趋势和有效路径。

作者简介:徐海敏,女,河北邯郸馆陶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研究生学历。现任河北馆陶美丽乡村建设办公室主任。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