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松柏:对提高城郊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的思考

[ 作者:伍松柏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2-02  录入:吴玲香 ]

乡村振兴的大幕已开户,产业兴旺又是乡村振兴之本。处于城市与农村“结合部”、乡村振兴“枢纽”的城郊,农业面临空间继续缩减、资源约束趋紧、安全环保压力加大、农业供给质量较低、农民增收后劲不足、农村自我发展能力弱等老问题与新挑战,解决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尤为重要更为急迫。在广泛调研、深入思考的基础上,本文把发展现代城郊型农业和特色高效农业,作为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对加快提高通川区城郊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提出一些对策建议。

一、通川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现代农业基础薄弱

一是生产条件差。在家庭联产承包基本经营制度下,丘陵山地起伏、耕地细碎化程度高是当前农业发展的一个主要特征。全区耕地面积40.91万亩,但地块面积仅0.37亩,农民人均耕地1.53亩,但户均土地达15块,“簸箕田、鸡窝地”,农民只能“东奔西跑”,加之水、沟、渠、路等基础设施差,机械化作业、转移、运输受限,农民浓郁的恋土情节,不愿种地又不想丢地,制约着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到2017年,全区土地流转率仅26.2%,比全省全国分别低8.7、11个百分点。尤其北部山区9个乡镇的农村基础建设欠账多,水利设施严重不足,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基本是“靠天吃饭”,农业的就业增收、生态保护、观光休闲等功能拓展不足,农村一二三产融合不够。

二是产业化水平低。新型经营主体培育滞后,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完善,最大制约是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缺乏有机衔接,使得普通农户在种养技术推广、病害防治、对接市场等方面面临许多问题,一家一户“零耕碎种”想做做不了、做不好、做起来更不合算的事越来越多,尤其老、小、残、幼人群面对农业生产中体力、精力要求较高时往往无能为力,导致现代要素引入难、标准化落实难、劳动生产率低,区域重点发展的主导产业集中度不高、优势不明显,粮油适度规模经营比重低,畜禽规模化养殖面不足,农业良繁体系建设滞后,在农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益增加等方面遇到很大困难。同时,农产品原产地与食品加工、市场营销脱节,不同程度存在跟风种植养殖习惯和农业产业同质化现象,大路货、资源性传统产品多,土特农产品没有深入挖掘、做精做优,无品无牌或有优品无名牌,销售仅靠路边摆摊设点、小商小贩收购或农民“提蓝小卖”,品牌培育模式和手段单一,农户远离市场、抗风险能力低,菜贱伤农、果品滞销现象并存,生猪价格周期更难以预测。

三是集体经济薄弱。一方面家庭联产承包尤其农业税取消后,曾经的村办企业大面积亏损关闭,村集体资产闲置浪费,致使集体经济长期以来面临“无钱办事”的难题,“空壳化”现象尤为突出,经济薄弱村村干部组织动员、教育引导群众难度大,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另一方面,拥有大量集体积累资金和经营性资产与资源的部分城郊村、城中村、经济发达村,由于人口流动增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构成日趋复杂,加之管理监督滞后,导致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权责不明,集体资产又面临流失或被侵占等风险。

(二)农村发展短板明显

一是劳动力短缺。虽然强农富农惠农政策层出不穷,但资源环境双重约束、价格成本双重挤压、自然市场双重风险,传统种养模式效益低,种地一年不如打工一月,50后只能种地、60后被迫种地,70后不愿种地、80后不会种地、90后不谈种地问题凸显。加之,工业化城镇化的“虹吸效应”使得城郊可用耕地逐年减少,农业产值份额下降,大量青年才俊向非农领域流失,通过进城务工安居乐业,甚至整个家庭都搬离农村,乡村发展面临农业兼业化、农村空心化、农民老龄化难题。始建于明朝、鼎盛时拥有140多人的金石镇柳潭村9社,就曾因只剩下2位老人而被外界熟知。

二是农业技术缺失。在农业发展由小农生产逐步过渡到规模经营的过程中,随着现代农业生产标准化、功能多样化深入,对新品种、新技术、新设备的推广应用、服务内容、服务方式要求更高。而基层农技推广机构建设滞后,保障条件相对较差,工作环境更为艰苦,新的人才进不来、留不住,农技人员年龄老化、能力参差不齐,擅长市场拓展、加工营销和互联网应用等人才尚显不足,适应农业新产业新业态的复合型人才更显稀缺,加之乡(镇)临时抽调(抽用)人员多、次数多,导致农技推广服务效能不高、作用发挥有限。特别是坚守农业人员年龄老化、文化堪忧,农业生产经营只能沉醉在老“农”自家圈子里、老典型老套路,靠经验、凭感觉的传统耕作遇到先进技术或市场变幻,老经验就嫁接不上新科技,老把式更难以操控新设备,老思维难以适应大市场,新品种推广难、新技术应用难。

三是农业投入不足。以前传统农业,农民顶多缺几袋化肥、缺个喷雾器。以信息、网络、机械、规模化的特色现代种养,动不动好几十万、几百万,回报周期长、风险多利润低,加之涉农企业用地难、缺乏抵押物,传统银行成本高、流程复杂、手续繁琐,新型经营主体、项目业主在适度规模、集约化经营时,不同程度地遭遇选址难、银行授信难、资金链紧张、涉农保险不全面等困扰,制约了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和现代农业发展。

(三)产品安全形势严峻

一是产品质量安全备受关注。农产品安全无小事,从种植养殖到物流运输、加工销售,过程环节复杂、主体众多,尤其是农产品追溯难、去向查证难、违法成本低,加之农业执法力量弱、监管手段软,标准化、规模化难以掌控,跨区域流动产品安全难以监管。

二是农业生产环境不容乐观。产业布局与资源环境承载力不匹配,依靠资源消耗和超施滥用化肥、农药、添加剂,单纯追求产量增长,导致农业资源长期透支、过度开发和土地、水源质量下降,严重影响农产品的口感与品质,农村生产生活环境遭到破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过去农民既种地又养猪,一家一户挖一个坑,猪粪尿直排坑内,“水泡粪”发酵后做农家肥,农牧结合、种养循环,基本上不会造成环境污染。随着专业化分工,传统散养户逐步退出,集约、专业化规模养殖发展加快,现在种地的不养猪、养猪的不种地,加之畜禽粪污腐熟占用场地大、时间长,田间施用有机肥成本高,受人力、资金等限制使得种养形不成供给关系(即养殖所弃变不成种植所用、种植所弃又变不成养殖所用),为图“撇脱”方便,露天焚烧秸秆、养殖场粪尿乱排和农膜残片等废弃物随处丢弃,“自扫门前雪”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农村面源污染。

三是居民升级消费要求更高。一方面是面对消费升级的客观趋势,以及互联网、共享经济带来的农业大变革局势,人们的食物观逐渐从“吃得饱”向“吃得好”、“吃得放心”、“吃得愉悦”转变,现代农业不仅要满足人们对绿色、健康、放心农产品的需要,还要拓展农业多种功能、满足人们对农业观光休闲等服务性需求;另一方面却是“农药残余”“激素催长”“卫生不达标”,总成为人们的心头之痛,原有的发展方式难以为继,拼资源拼环境消耗的老路已行不通,现代农业亟待提质增效。

按照生产技术先进、经营规模适度、市场竞争力强、生态环境可持续的要求,坚持种植与养殖协调、生产与生态并重、质量和效益齐抓,加快农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助力乡村振兴,这对于资源总量少、环境容量小的通川城郊型农业意义重大。

二、加快提高农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的对策建议

(一)在“优”字上下功夫,提升农业供给质效

一是调优调精种植业结构。实施稳粮优经扩饲战略。把握市场需求与资源禀赋,立足种养互动优化结构,以玉米为重点加大“粮改饲”实施力度,加快种植业换档升级发展,形成环城经济带、北部山区优势互补的农业区划布局。在环城经济带,以高端果蔬精深加工和农村“双创”为重点,挖掘农业内涵与功能,做强以魏兴为核心的食品加工聚集区,巩固提升草莓、食用菌、花卉苗木、蔬菜水果等优势特色产业,加快由点状散状向带状块状集聚,促进“三产”融合发展,发展特色循环种养、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农村电商等新产业新业态。在北部山区,搞好品种熟期搭配,因地制宜错季生产,建设现代设施工厂化农业、标准化生产菌蔬果基地;实施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提升工程,建设优质粮(油)绿色高产高效示范片,打造粮经复合核心示范区,引导农民从单一粮食种植向粮经复合转变,引导农民由中低端一般性产品的过度生产,向高端特殊性产品的生产过渡,增加无公害、绿色、有机和特色农产品供给,满足人民群众日益高端化的消费需求。

二是加快特色养殖业发展。实施退郊进沟上山战略。按照“稳猪禽、兴牛羊”的思路,优化生猪品种品质,大力发展草食牲畜,积极发展特种养殖;关停、取缔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大户),引导业主向产业发展有基础、资源条件有优势、环境承载有空间、布局选址更容易的宜养区转移搬迁,加快畜禽养殖场标准化(大户)改造,推广应用自动化设施设备。按照1亩地3~5个猪养殖单位的比例协调种养布局,鼓励养殖场(大户)流转周边土地种植葡萄、蔬菜、林木等种养一体化的就近就地消纳循环,或与种植大户签订粪污消纳协议的转运异地循环,或通过有条件的养殖企业、第三方提供有偿服务,促进更大辐射范围内的循环利用、变废为宝,推广畜—沼—粮(果或菜或牧草)、山地养鸡、果园养羊、稻田养鸭和种草养畜、秸秆过腹还田等可持续发展模式,从单向式资源利用农业向着循环农业转变,实现农业不同产业相互依存、减少废弃物产量、降低处理成本,实现收入多元化、风险分散化和农村生态环境保护等多赢目的。以保护资源和减量增收为重点推进渔业结构调整,引进适销对路、高附加值、低消耗低排放的名特优新品种,拓展池塘健康养殖、水库生态养殖、稻(藕)渔综合种养,申报农业部健康养殖示范、巴河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等项目,加快发展增值渔业和休闲渔业,提升水产量质、推进渔业提质增效。

三是推进农业品牌化建设。实施质量兴农、品牌强农战略。从消费端倒逼生产端,健全产品准入、监督管理、有序退出等体系,推行“生产设施化、技术标准化、经营集约化、质量可追溯”的生产经营方式,适度扩大保丰大米、聚家猕猴桃、江陵芦笙、铁山黄羊、蜀宣花牛、黄龙飞鸡等特色种养面,引导新型经营主体建设“三品一标”、原产地保护产品基地,推动七星椒、鲜毛肚、牛奶草莓等地方特色美食提档升级,提升“达州农产品加工”区域品牌知名度、美誉度,依托新型经营主体和知名商标打造优质品牌,注重产品包装形象设计、规范产品包装标识,组织新型经营主体进展会、闯市场、寻商机,打造特色农产品线上知名品牌,走精品、优质、品牌化的发展路子,扩大优质粮油、生态果蔬、现代畜牧、特色水产等通川农产品的美誉和影响力,实现从“吃饭农业”到品牌农业转变,提升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加速提振农业农村经济。

(二)在“补”字上下功夫,夯实产业转型基础

一是强化科技支撑。采取政府补贴、有偿服务等方式,对接大专院(职)校、涉农科研院(所),以解决行业、产业和区域性重大问题为导向,构建“产学研推用”产业联盟农技入股创业机制,提速蓝莓科技产业园、苗源科技创业园、达州台湾现代农业科技研发中心建设,促进农业产业链逐步向中高端延伸,协作推进技术集成创新与成果转化;加强农民技(夜)校等资源资金整合,利用好各类平台,多渠道、多形式加强农民职业教育和技术培训,强化基层农技推广队伍建设,创新农技人员离岗机制,推行科技特派员、专家大院等服务模式,完善“专家+科技示范户+辐射带动户”农技推广服务体系,加大生态循环、优良品种引进、高效安全生产技术和农业机械化的示范推广覆盖面,紧跟农时、重点解决当季易(多)发病虫灾害问题,加速科学技术、特别是高新技术全面向农业渗透,充分发挥农业科技在增产提质、节本增效和保护生态的作用,依靠科技引领推进农业转型升级。

二是激发双创活力。城郊现代农业连接城乡、融入二三产业,具有率先承接城市要素下乡,推进城市新技术、新业态与农业对接转换的先天优势。以吸引年轻人务农、培育职业农民为重点,借助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契机,发挥城市辐射带动作用,引导城乡有志青年、院校毕业生、农技人员、复退军人等返乡下乡,加快构建新型职业农民队伍。通过创办家庭农场、领办专合社和经营企业,将现代农业急需的新理念新技术引入农业农村,把产业链建在循环经济和“互联网+”上,加快发展特色种养、农产品加工、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和现代信息服务、电子商务等新产业新业态,变农村资源为创富资本、变乡村为创业乐园、变农民为合作股东,推动传统“老农民”向新时代下的“新农民”转型。

三是加大招商引资。围绕促进产业发展,做好项目策划包装、宣传推介,回引在外成功人士、返乡企业家进入农业创业兴业,引进培育一批整体实力强、市场占有率高、行业排位靠前的重点龙头企业,撬动更多工商资本参与乡村振兴,鼓励社会各界人士投身乡村建设,把重点放在产前产后领域,吸引上、下游新型经营主体集群互动,形成涵盖全产业链的生产经营体系,加快“名特优新”产业基地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建设,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在推动传统农业加速向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同时,指导引进业主与当地老百姓建立利益链条,让农民深度参与社会分工分业、分享增值增效收益,做强老百姓自己的产业、激发内生动力,吸纳更多农村剩余劳动力致富奔康。

(三)在“融”字上下功夫,拓展产业链价值链

一是推进农工对接。依托农产品加工集中区、秦巴冷链物流产业园、秦巴智慧物流产业园、复兴农产品批发市场,围绕主城区百万城市消费群体,以产品为单元、产业为主线,在原产地支持新型经营主体建设或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共建分选、清洗、包装、储藏、烘干等商品化处理设施,推动农超对接、直供直销等多形式产销衔接,实现从农贸市场走向超市、甚至餐桌,解决农产品产销脱节、产后损失严重、品质品相下降、集中上市价低等问题,减少储存不当导致农产品腐败变质。其中重点是支持环凤脆李、秦巴蓝莓、江陵芦荟等特色农产品由初粗加工向精深加工延伸,探索开发旅游商品,提升农产品精深加工和副产品、废弃物的综合利用水平,增加对优质农副产品原料的需求,扩大种养基地和订单农业规模。

二是促进农旅融合。紧扣“巴人故里、锦绣通川”整体形象,加快乡村的路、电、水、气等公共设施改善,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快速向农村延伸,以“吃农家饭、住农家园、采农家菜、摘农家果、干农家活”为主题,以牡丹文化节、新村梨花节、北外脆李采摘节、磐石草莓采摘节等节会为载体,加大休闲农业资源开发力度,培育一批设施先进、功能齐全,集自然景观、观光旅游、休闲垂钓、度假养生于一体的农业主题公园、现代农业示范园、田园综合体、特色乡村酒店。在环城经济带,加快巴国水乡(双鱼湖双河口水库)、巴人农耕(盘石都市农业体验区4A风景区)、巴人植物园(提升打造蒲家食用菌产业园和秦巴植物博览园及蓝莓产业园为省级农业综合示范园区)、巴医园(复兴中药产业园)等一批有规模、上档次市民下乡踏青、都市农业体验的近郊休闲旅游体系;在巴达高速经济带,打造巴人狩猎场(金石野生动物园)、巴人探险谷(龙滩盐井河谷)、巴人野生天际游泳池(青宁云门天寨农旅综合开发)、巴人农耕场(金石梯田与青宁空中草原)、巴渔码头(江陵)等休闲康养带、乡村旅游胜地,推动农旅(文)融合由“景点”近郊游向“全域”旅游转变,在不断适应城市人走进自然、认识农业、体验农趣、科普教育等需求升级的同时,重新聚集农村人气和资源要素,将农业农村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让更多农户分享发展“假日经济”带来的红利,以“一三互动”“以旅助农”成为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的突破点和乡村振兴战略落地的支撑点。

三是加快电商发展。抢抓“互联网+”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机遇,通过政策扶持、技术支持和龙头企业带动等系列措施,对接国家标准、严格质量把控,统一规范生产技术,引导新型经营主体开展产品质量安全认证,提高农产品生产的标准化;开展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推进信息进村入户工程,消除城乡之间的数据鸿沟、信息孤岛,加快实体农业的数据化、在线化改造,建立工厂化、立体化的高科技农业和订制农业、智慧农业等新业态,实现耕种作业精准化、基础设施智能化和产业发展现代化,推动主导产业或特色产品向着更加精细、自动化和绿色、高效方向发展;将“三品一标”认证的农产品纳入网上追溯,以视频直播、图文直播、邀请消费者参观体验等方式,让农产品安全“摸得着”、“看得见”,加快发展农业众筹和个人、集团定制等互联网营销;以秦巴电商谷、川东北电商快递分拨中心为载体,推动商贸、供销、邮政、电商互联互通,借助本地电商平台和知名三方平台,促进农业生产、经营、消费、管理、服务方式的智慧化转型升级,形成线上农业和线下农业融合发展格局,实现产业链重构、供应链疏通、价值链提升,以农村电商激发农业转型升级强劲动能。

(四)在“绿”字上下功夫,保驾护航农业安全

一是强化生态环境安全、源头严防。以就地就近用于农村能源和有机肥为主要使用方向,大力推行农业项目通过PPP、第三方集体处理等模式,支持建设区域性沼液配送服务中心,开展沼液储送、原料供应、管网管护等专业化、社会化服务,建立健全病死畜禽、畜禽粪污、农作物秸秆等废弃物收集、存储、运输等无害化处理、综合利用深加工的全产业链,化害为利、变废为宝,改善土壤肥力、增加土壤有机质,回收利用农药废弃包装、农膜残膜,优化农产品产地环境,实现绿色生产与生态环境协调双赢。

二是推行农业绿色生产、过程严管。加大技术指导和宣传教育力度,加快完善农业投入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等领域的相关标准和行业规范,强化有机肥(微生物菌肥)替代化肥、化肥减量提效、农药减量控害和饲料、兽药质量安全规范管理,成片建立蜜蜂授粉、稻鸭共作、稻渔共栖和病虫害统防统治与绿色防控融合示范区,示范推广节能环保、秸秆还田、生物农药、精准施药、测土配方施肥、土地轮(歇)作、水肥一体化等技术,推行粮食的绿色种植、养殖环境的生态无公害、加工环节的卫生无添加,推进农业导向由增产向提质加速转型。

三是依法监管社会共治、风险严控。落实“四个最严”要求,强化农产品质量监管属地管理、部门监管、企业主体三个层次职责,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组织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和“三品一标”规模生产主体入驻省级追溯平台;严格执行产地、屠宰、引种申报检疫及四不一处理等制度,加大农业执法和监督力度,强化农资打假及农产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和农(兽药)残留专项整治;加强农业投入品质量监管和农产品生产经营过程监管,严格执行农药安全间隔期、兽药休药期、渔业禁捕期等规定;加强与公安、食药等部门协调配合,构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协同工作机制,用法律法规为市场主体划定行为边界,确保不发生重大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

(五)在“改”字上下功夫,激发农村发展活力

一是强化支持保护。坚持重中之重战略地位,建立城乡融合发展政策体系,建立涉农资金整合长效机制,健全农业农村财政支出优先保障和稳定增长机制,完善以市场为导向和农业激励、支持、补贴政策制度;综合采用政府购买服务、定向委托、担保贴息、一事一议(以奖代补)等方式,以交通水利为支撑完善农村基础设施,抓好渠系配套、通社入户路建设,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对机播机收、疫病防治等生产服务给予补助,重点支持绿色农业、生态农业、循环农业和率先实施标准化生产、品牌化营销、社会化服务支撑、“与互联网+”紧密结合、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新型经营主体;探索推进农业保险“扩面、提标、增品”,鼓励金融机构创新融资、贷款产品和担保服务方式,提升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能力和水平,解决好发展现代农业贷款难、融资贵、保险少等问题,改善生产储运条件,提升农业装备水平,促进农机农技融合,加快粮油作物全程机械化,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加快弥合城乡发展短板。

二是深化农村改革。探索农村承包土地“三权分置”多种实现形式,推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向纵深发展,健全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监管和集体经济发展制度,引导村(社区)和农户将土地、山林、房屋、农业基础设施等生产生活资料向种养大户、专合组织、龙头企业流转,推广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在盘活农村闲置资源、完善集体资产股份权能和促进农村产权要素流动、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同时,落实农民财产权、增加财产性收入。建立农村土地流转信息、监管运行平台,推广该区东岳镇玉钟村土地互换并地试点经验,支持农户在村组内自愿互换并地、联户经营,加快发展土地流转型、土地入股型等多种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解决农村地块细碎化和土地撂荒、农技推广难等问题。

三是培育经营主体。建立新型职业农民遴选、培育机制,扶持提高生产技能,扩大经营规模、转变生产方式,加快推进“户转场、散升规、场入社”进程。健全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服务、管理、监督制度,定期清理“空壳”主体,鼓励和引导农户合作与联合,组建农民合作社,完善专合组织功能,扶持发展服务型合作社、专业服务公司、专业技术协会和农民经纪人队伍,通过土地托管、代耕代种、统防统治等社会化服务,解决单家独户缺劳力、缺技术、缺资金、缺市场的问题,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鼓励龙头企业构建产业链、完善供应链、提升价值链,鼓励用资金、土地经营权、交售产品等入社(股),通过合作制、股份制、订单合同、风险防控等利益联结机制或组织化方式,增强新型经营主体在组织、带动小农户增收方面的引领作用,规避产业规模化对小农户的挤出问题;鼓励新型经营主体组建产业协会或产业化联合体,通过股份合作、产业化经营等方式,将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各类主体、资源有机整合,实现共建共享、集群集聚和挖掘潜能,加快发展标准化、集约化生产,破解农民小规模兼业经营盲目性、分散化的困局和解决生产同质化、谁来种地(养猪)等难题。

(作者单位:达州市通川区农业局)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