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明:从黎陈村乡建看建设废弃物在乡村空间的再利用

[ 作者:刘晓明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27  录入:王惠敏 ]

乡村建设中的建设废弃物

建设废弃物划分

建设废弃物,又称建筑垃圾,泛指为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尽管建筑垃圾问题普遍存在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但是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对于建筑垃圾的范围界定不尽相同。

美国

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对建筑垃圾的定义是:“建筑结构(包括建筑物、道路以及桥梁等)在新建、翻修或拆除过程中产生的废物材料,主要包括砖、混凝土、石块、渣土、岩石、木材、屋面、玻璃、塑料、铝、钢筋、墙体材料、绝缘材料、沥青屋面材料、电器材料、管子附件、乙烯基、纸板以及树桩等。”

欧盟

欧洲联盟依据建筑垃圾的来源将其分为4类,分别是:建筑物/构筑物拆除产生的垃圾;建筑物/构筑物新建、改建、扩建、翻新过程中产生的垃圾;土地平整、土建工程或一般的基础设施建设产生的渣土、石头和植被等;道路规划和养护活动中产生的相关废料。

日本

日本则将建筑垃圾定性为建设工程副产物,其中包括再生资源和废弃物两类。再生资源主要指建设工程排出土和可以再生利用作为原材料使用的物质,如混凝土块;废弃物包括建设污泥等不能作为原材料使用的物质。

中国

1996建设部颁发《城市垃圾产生源分类及垃圾排放》(CJ/T3033—1996)条例,在该条例的阐述中,首次对建筑垃圾进行国家层次的定义将建筑垃圾归属于城市垃圾。2005年原建设部颁布《城市建筑垃圾和工程渣土管理规定》,其中有关建筑垃圾的定义比 96 年的条理略加详尽,将泥土等也划分为建筑垃圾,明确指出建筑垃圾界是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新建、改建、扩建和拆除各类建筑物、构筑物、管网等以及居民装饰装修房屋过程中所产生的弃土、弃料以及其他废弃物。

2006 年11月08日,西安市政府发布了《西安市建筑垃圾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该细则中对建筑垃圾进行了如下定义:建筑垃圾指建筑物、构筑物、园林绿化、市政设施建设、维修、零星修缮、拆除等施工过程中所产生的渣土、弃土、弃料、淤泥及其它废弃物。

各国、组织等对在营建中建设废弃物再利用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废弃物中的固体部分,即在生产、生活和其他活动中产生的丧失原有利用价值或者虽未丧失利用价值但被抛弃或者放弃的固态的物品、物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纳入固体废物管理的物品、物质。而气态、液态的废弃物并不在研究范围之内。乡村建设废弃物主要是指:①建筑施工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废料、余料;②建筑物自身代谢和拆迁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的建筑构件、饰件和材料。其主要包含渣土、废旧混凝土块、废砖瓦、废钢筋、废沥青、废木材和施工中散落的砂浆等。

建设废弃物的再利用方式

建设废弃物综合利用大致可以分为3 个级别:①初级利用。如现场分拣利用,一般性回填等,大约50%~60%的建设废弃物经此方式被再利用;②中级利用。如用作建筑物或道路的基础材料,经处理厂加工成骨料,再制成各种建筑用砖等,大约40%的建设废弃物经此方式被再利用;③高级利用。如将建设废弃物还原成水泥、沥青等再利用,这种再利用方式需要先进的、科学的建设废弃物资源化技术和设备,只有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具备。由此来看,目前最常见,也可能是最有效的方法仍是在不改变废弃物性状的前提下,对其进行分类、回收、再利用,特别是在乡村地区,科学技术、交通通讯等条件远不及大城市,就地分拣再利用不失为一种高效便捷的方法,在确保建设废弃物再利用的同时,又可以延续建筑物的地域特征。

泉州“出砖入石”

福建省泉州市是我国首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存在许多使用建设废旧材料再造的历史遗迹,因为泉州地处我国东南沿海地震活动最频繁的地震带,明朝地震后保留的使用建筑废旧材料砌筑的建筑外墙,成为当地景观的一部分。

 “出砖入石”是泉州传统民居在墙体用材和砌筑上的一种基本形式,石为竖砌,砖为横迭,前后砖石对搭,用灰土砂浆砌筑,砌到一定高度后,石与砖相互对调,以使受力状态平衡。由于砌筑时将红砖略微突出,毛石稍稍内缩,所以俗称“出砖入石”。当地居民也会在墙体中加砌木板作为墙体的横向拉结来增加墙体的整体性,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使废旧建材建造的墙体具备较强的抗震能力,建筑墙面虽简单粗糙,但是红砖和白色毛石的搭配显得简朴自然。

浙东“瓦爿墙”

瓦爿墙是浙东地区民间的,以就地取材的各种旧砖、旧瓦等废旧建筑材料为主材,草筋黄泥或黄泥加白石灰为黏结料,采用层层叠砌的工艺砌筑而成的一种墙体。这种以废旧建筑材料为原材料砌筑的墙体不仅坚固、美观而且经济、环保、节能。

瓦爿墙的手艺相当精巧。墙体下方是由整齐划一的条石密密匝匝堆砌而成的石基,四五层条石之上,才是瓦爿墙。砖块是普通的青砖,比较平直。瓦爿中夹杂着碎石块,略微拱起。从墙的上方向下直视,墙体与地面呈垂直90度角。墙的中间有许多空隙,然而墙面外体是非常平整的。从外表看,瓦爿像堆积木般重叠,看不到水泥等加固材料。

普利兹克奖得主、中国建筑师王澍在宁波博物馆设计中采用大面积瓦爿墙作为建筑外墙,将宁波地域文化特征、传统建筑元素与现代建筑形式和工艺融为一体,使建筑本身成为最鲜活的“建筑历史收集”的博物馆和历史文化传承的载体,建成后的宁波博物馆成为宁波标志性建筑。

无论是“出砖入石”还是“瓦爿墙”,其中对建设废弃物的利用都是有规律可循的,对于不同种类的废弃物,应根据其自身性能特征进行设计,布置在合理的位置,做到物尽其用;对于相同种类的废弃物也需要关注其色彩、质感等要素,可以从材料搭配上寻找一种外在的秩序性。

黎陈村乡建中建设废弃物再利用

杨陵区立足自身,着眼未来,积极响应“乡村振兴”战略,开展涵盖全区范围的“乡村振兴”建设活动,并选取8个村庄作为示范村,全力推动乡村振兴战略,黎陈村便是示范村之一。

在“乡村振兴”建设活动中少不了“拆拆建建”,“拆”便会产生建设废弃物;“建”则需购置砖木钢砼瓦,本着“勤俭节约”的理念,乡建之初我们便明确要进行建设废弃物再利用。

合理安排施工进度利于建设废弃物再利用

黎陈村现包括黎沟、陈沟、上河、中台、北台五个村民小组,五个小组呈南北排列,较为分散,其中全村计划进行污水管线整治,对村民家的旧式化粪池进行挖除,替换成三格式化粪池;而中台、陈沟和上河三个小组,准备在各组分别修建一个小型生态湿地,以满足各组雨污水的排放需求。原本这两个项目没有太多联系的,但是生态湿地需要进行土方挖掘,形成雨污水汇集区,挖除的土方等废弃物不能够随意堆放,而对旧式化粪池进行挖除后,需要回填土方,受国家生态环保政策影响,场地外取土也是难点。

在与村委以及施工队讨论后,我们决定在施工进度方面着手,合理安排两个项目的施工进度,以便能够协调土方转运,将生态湿地挖出的渣土用于回填旧沼气池深坑,这样可以有效消耗生态湿地工程产生的渣土、砖石等建设废弃物,也减少了回填旧化粪池坑所需的场地外取土量,可谓一举两得。

但是由于陈沟和上河组生态湿地项目有所调整,这个想法没有得到具体实施,最后只得从别处购买回填土对旧化粪池坑进行填埋,不过为以后乡村建设废弃物再利用工作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思路。

建筑废弃物的就地“消化”

黎陈村建筑布局基本延续传统关中民居布局形式,但也有一些时代性变化,比如产生了“后巷道”。后巷道,顾名思义,民居后面的一条巷道,它是指前后两户民居背靠背布置时,民居之间留存的一条宽3-10米不等的狭长空间,主要用作埋放化粪池等。在这次“乡村振兴”建设活动中,民居后院改造及后巷道美化工程被当为一项重点工程来开展,着力完善民居后院内卫浴设施,整治后巷道风貌,改善村庄卫生环境。

在建设过程中,将原有民居后院依据宅基地尺寸划线拆除,并重新设计后院平面布局、后巷道整体风貌。原有后院多为 “红砖配灰瓦”,主要建筑材料有红砖、灰瓦片、木椽子等,这些建筑材料大多可以在后期复建中被重新利用,完整有效的保留好这些材料显得尤为重要。

经过与村民、施工队交流后,施工方摒弃了以往“全推倒”式的简单粗暴拆除手法,而是先人工落瓦,落椽子,将后院屋顶几乎全部的瓦片和椽子完整地拆下、保存;然后才是墙体拆除,将墙体分段推倒后,附近村民便开始手工作业,将那些比较完整的砖块挑拣出来,去除残余水泥砂浆,整齐码放,以待回收利用。通过与村民、施工方等的共同努力,得以将废弃物再利用推进下去。

这些仍具有一定强度的旧建筑的构配件、材料将被分类回收、循环利用,这种方式既减少了复建中原材料的购置,也有助于减轻建设废弃物排放压力,生态环保。废旧红砖被用来砌筑墙体、基础 等,后期还会被用于村庄内活动场地的建设;废旧瓦片以及废旧木材等可以被用于墙体装饰以及景观小品的建造。这样,这些建设废弃物也就没有“离开”这片土地,而是继续“陪伴”着当地百姓,它们又经过当地工匠的双手,变成了墙、铺装……只是这一次的意义不同以往。

黎陈村上河组活动场地设计中大量运用砖、瓦等建设废弃物

结语

乡村建设中会产生大量没有破损或轻度破损程度的建设废弃物,它们原有的使用功能并没有丧失,只是由于美观、拆迁以或其它不可抗拒的原因而被废弃,只要经过合理的设计,便能获得一种和谐的视觉感受,十分有助于提升建筑质量和环境品位。乡村建设不能再走“千村一面”的老路,而应当因地制宜,结合地域性特征展开,更需要“尚俭戒奢”,从内在文化助推振兴大计。

挂一漏万,管窥之见;执经叩问,扫径以待。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北斗城乡规划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