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东波:邓小平对中国落后问题的揭示

[ 作者:肖东波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27  录入:王惠敏 ]

    【内容提要】承认落后是比较困难的事,特别是在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之后。但是,落后是事实,不承认落后,就不能改变落后。大胆地承认落后,勇敢地面对落后,这是邓小平精神的重要方面。“文革”后邓小平重新回到领导岗位上之后,致力于对中国国情的研究,全面、深刻地揭示了中国的落后状况,对唤醒国人,解放思想,振奋精神,改革开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关 键 词】邓小平/承认落后/改变落后

  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有自尊心的,总是希望自己的民族能够强盛,能够得到其他民族的尊敬。由于各种原因,各民族的发展是不平衡的,一些民族发展起来了,一些民族落后了。对于落后民族来说,最感沮丧的莫过于自己比别人落后,最难以启齿的也莫过于谈到自己的落后。落后对于这些民族来说是沉重的包袱。但是,能不能直面自己的弱点,勇敢地承认自己的落后,往往决定着这个民族的兴衰成败。1977年邓小平重返政治舞台,面对的是严重的局面。一方面是生产力的落后和差距,另一方面生产关系公有制程度远远脱离国情的实际状况,整个社会处于一种萧条、禁锢的状态。“文革”后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要对自己的情况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了解。能不能承认中国落后的客观事实,是对政治家能力和勇气的最大考验。邓小平勇敢地面对现实,对中国国情进行了全面揭示。1977年邓小平会见来京参加国庆活动的代表时指出:“我们要承认落后,不要怕丑。最近我跟外国人谈话都是讲这些话,有些外国朋友觉得惊奇,这有什么惊奇?承认落后就有希望,道理很简单,起码有个好的愿望,就是要干,想出好方针、政策和办法来干。”[1]

 (一)

  在人类社会历史上,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并兴起之后,落后才成为一个具有确定内涵的概念。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生产力提高的必然结果,而它本身又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同时,随着技术的应用,通讯、交通的发达和便捷,资本主义开始利用一切机会和手段向外扩张,迅速地将世界各民族的隔绝状态消除,形成了广泛的民族交汇和交融,将自己和世界各民族展示在同一个舞台之上,世界各个民族有了进行比较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虽然落后有了确切的涵义,但是在应用这个概念时,应该特别注意正确理解。否则,对落后的分析就会失去积极意义,反而会将人导入误区,产生消极的后果。邓小平在对落后进行分析的时候,提出自己的理解。其一,落后是一个历史范畴,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内容,比如在19世纪,落后应该是一个特定的概念,也应该是一个特定的标准。那么在20世纪就可能有另外的标准。也就是说在不同历史时期,对落后有不同的看法,这个时期看来是进步的,也许在另一个时期看就是落后的了。“什么叫现代化?五十年代一个样,六十年代不一样了,七十年代就更不一样了。”[2]其二,落后是对应的,也就是要用相同性质的东西进行比较,不能用不同性质的东西比较。其三,落后是相对的,与某些国家比是落后的,但与另外一些国家比就可能是进步的;在某一个时期是落后的,在另外一个时期就是先进的。其四,落后是动态的,人类社会总是在不断进步的,没有永远的先进,也没有永远的落后,而且也会有程度上的差别。因此,认识落后,应该有历史感,有客观的参照系,用辩证的思维、发展的眼光、全面的态度来进行。

  按照这个思路,邓小平对中国现实社会进行了分析,认为:

  第一,中国的经济是落后的。1979年邓小平指出:“据澳大利亚的一个统计材料说,一九七七年,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为八千七百多美元,占世界第五位。第一位是科威特,一万一千多美元。第二位是瑞士,一万美元。第三位是瑞典,九千四百多美元。第四位是挪威,八千八百多美元。我们到本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能不能达到人均上千美元?”[3]有人认为与发达国家比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比怎样呢?邓小平明确指出,既使与这些国家和地区比,我们也是落后的,或者是全面落后或者是某些方面落后。例如,我们就比不上新加坡和香港,这两个地方国民生产总值人均都是三千多,我们达到这样的水平不容易。在某些方面我们甚至不如印度、埃及这样一些国家,如科技教育方面,按人口平均计算,他们在这方面的投入比我们多几倍。[4]

  第二,中国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极其低下。邓小平经常谈起,老百姓生活很穷,吃饭、教育和就业都成为严重的问题,人民的生活特别是农民的生活相当贫困。“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整整二十年里,农民和工人的收入增加很少,生活水平很低,生产力没有多大发展。一九七八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到二百五十美元。”[5]

  第三,中国的科学技术非常落后。邓小平从科学技术领域对中国与世界各国的情况进行了比较,指出中国科学技术水平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相当大,表现在:其一,我国的科研人员非常少,而且素质不高。邓小平把科学技术的落后看成是实质性和决定性的,是落后的总根源。

  第四,中国的社会主义还不够格。社会主义制度就要比资本主义制度先进,这是毫无疑问的。社会主义消除了资本主义弱肉强食、唯利是图的弊端,而且还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一个好的制度。但是,社会主义好不好关键要看能不能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从这个角度看,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并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社会主义在体制上还存在着许多严重问题。“从总的状况来说,我们国家的体制,包括机构体制等,基本上是从苏联来的,是一种落后的东西,人浮于事,机构重叠,官僚主义发展。文化大革命以前就这样。一件事人多了,转圈子。有好多体制问题要重新考虑。”[6]“社会主义要表现出它的优越性,哪能像现在这样,搞了二十多年还这么穷,那要社会主义干什么?”[7]

  第五,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相当大。中国与世界相比,究竟落后多少?邓小平提到一些具体数字,如发达国家人均国民收入上万美元,我们不到300美元;发达国家科技人员上百万,而且还在增加,中国只有20万;日本年产600万吨钢的企业,行政人员只有600人,鞍钢现在年产钢是600多万吨,行政人员有2.3万人;发达国家有80%的人在城市,我们有80%的人是农民,几亿人在搞饭吃。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邓小平也做了时间上的估计,他说,“同发达国家相比较,经济上的差距不止是十年了,可能是二十年、三十年,有的方面甚至可能是五十年”[8]。邓小平说,“不用说落后一二十年,即使落后八年十年,甚至三年五年,都是很大的差距”[9]。

  总之,中国是实实在在的落后,对此,邓小平明确指出,我们历来不回避,我们向来这样讲。初步作一个统计,《邓小平文选》第二、三卷中集中谈到贫穷落后的地方多达二十多次,反映了邓小平对此痛心疾首的复杂心情。因此,邓小平更主要地是从内部来找原因。

  从历史的角度看,旧中国落后的重要原因是社会制度腐败,如封建专制统治,对外投资卖国,对内残酷剥削,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制度腐败最为恶劣的是实施“闭关自守”的政策,自己将国门关起来,断绝了与外界的来往和交流,这是“中国长期处于停滞和落后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此,邓小平指出:“中国在西方国家产业革命以后变得落后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闭关自守。”[10]“现在任何国家要发达起来,闭关自守都不可能。我们吃过这个苦头,我们的老祖宗吃过这个苦头。恐怕明朝明成祖时候,郑和下西洋还算是开放的。明成祖死后,明朝逐渐衰落。以后清朝康乾时代,不能说是开放。如果从明朝中叶算起,到鸦片战争,有三百多年的闭关自守,如果从康熙算起,也有近二百年。长期闭关自守,把中国搞得贫穷落后,愚昧无知。”[11]然而,问题不仅在于封建制度的闭关自守,而且在于新中国成立后“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还是闭关自守,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困难”[12]。“六十年代我们有了同国际上加强交往合作的条件,但是我们自己孤立自己。”[13]现代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是一个科技革命和市场经济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认清形势,吸收别人的长处来发展自己,闭关自守就是拒绝进步,就是自掘坟墓。几百年的闭关自守,特别是建国后的自我孤立,使中国一次次丧失机遇。邓小平从世界发展趋势上,从中国历史中,汲取了经验教训,把落后的原因归于闭关自守,这是对历史最深刻的总结。

 (二)

  改变落后,必须认识落后,认识落后,是为了改变落后。中国的落后是能够改变的,因为我们有改变落后的基本条件。他认为,改变落后要靠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能够发展中国,还是资本主义能够发展中国?毫无疑问,是前者而不是后者。“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生活富裕的问题。而坚持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就不会产生贫富过大的差距。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我国生产力发展起来了,也不会两极分化。”[14]因为这个制度可以更快地发展生产力,可以更好地集中财力和人力办大事,可以充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过去社会主义没有得到很好地发展,原因并不在于这个制度本身,而是在于对这个制度理解不正确,没有搞好。在党的思想路线和认识路线端正之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能发挥出来,中国落后的帽子就能摘掉。

  改变落后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是邓小平强调的重要原则。“中国尽管穷和弱,但需要中国自己做的事情,中国是敢于面对现实的。”[15]首先,在理论上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不清楚就谈不到建设社会主义,更不可能建设好社会主义,这是建国以来得到的最大教训和启示。其次,要大力推进体制改革,对一切不适合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进行改革,对一切不适合基本制度的具体体制进行改革。经济上要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政治上要建立起民主政治体制;还有文化教育等体制。对于社会主义来说,还有一个解放生产力的问题,改革就是革命,第二次革命,没有这个革命,就不能改变落后。要坚定地实行开放政策,对外向一切国家开放,对内开放一切地区。开放就是广泛吸收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切好的东西,优秀的东西,用来为社会主义服务。开放就是打破地区间的束缚,建立全国统一的大市场。再次,实行科教兴国战略。中国要发展,离开科学不行。要提倡科学,靠科学才有希望。而科学要发展,教育是基础,必须大力发展教育,培养人才,提高人民的文化素质。同时,要树立以人为本的观念,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因为改变落后,说到底是改变人的落后,发展从根本上说也是对人的发展。只有人得到了发展,素质得到了提高,改变落后才有坚实的基础。

  邓小平对改变落后的标准也做了大致的估计,他采用国际上通行的办法,按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计算。他认为,中国要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00美元,虽然还是落后的,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就是处于一种不贫不富,日子比较好过的水平。人均达到4000美元左右,就接近现在发达国家的水平,人民的生活比较富裕,这时就可以说基本改变了落后的面貌。从大多数国家的发展水平来看,大致也是如此,人均1000美元是一个层次,上到4000美元就是另一个层次。这个标准对有些国家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比较高的标准。关键是中国的人口基数大,12亿人口,人均达到1000美元,总数就要12万亿美元。这是大多数国家没有达到的标准。人均4000美元,总数就要达到48万亿美元。当然,邓小平认为,中国不一定非要达到人均4000美元才算摆脱落后。由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能更合理地利用财富,更合理地分配社会财富,即使人均达不到那么多,也是可以生活得相当不错的,也可以说摆脱了落后。这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在摆脱落后的标准上,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不能一味子类比,关键要看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国家的综合实力和人民的生活水平。

  改变落后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丢掉落后的帽子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需要长期的艰苦奋斗。邓小平认为,至少需要50年,也就是说要在21世纪三四十年代,才能达到。这就需要我们始终把发展放在首位,“发展才是硬道理”,要在效益的前提下,争取时间,尽快地发展。邓小平反复强调时间的重要性,充分反映了振兴民族的强烈期望。

  站在新的世纪,回顾过去,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我国已经胜利地实现了党的第二步战略目标,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00美元,从温饱社会进入了小康社会。但是,小康社会还是不平衡的,我们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仍然需要艰苦奋斗,不懈努力。江泽民同志向全党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全党同志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不骄不躁,继续全面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为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发工作。”[16]

   作者简介:肖东波,男,宁波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解放网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