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社科院举行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学习座谈会

[ 作者:陆福兴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2-09  录入:王惠敏 ]

2月7日,湖南省社科院举行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学习座谈会,省社科院党组书记、院长刘建武出席会议,与院农村研究团队20多位专家学者共同就刚刚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进行了深入的学习讨论。大家一致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内容全面、要求具体、举措有力,是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系统性、统领性的顶层设计,必将为乡村振兴提供有力的保障。

会场 (放新闻通稿位置).jpg

刘建武院长指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与往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关注三农,但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力度和措施空前。我国农业、农村、农民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是从农村开始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邓小平领导的改革也始于农村,是新一轮的农村包围城市。新时代是“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与“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没有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现代化的整体战略,是我们解决面临的一系列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大战略决策。党中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表明,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进程必须是同步推进的。因此,对于2018年的一号文件,我们不能就乡村振兴谈乡村振兴,而必须用全局的视野去研究。

陈文胜研究员认为,“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是释放的最大政策红利”。这次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改革,不仅把握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势,而且顺应了农村实践要求和农民愿望,真正地解决了这个一直需要解决而没有解决的农村改革大难题。其中最关键的是敢于清除阻碍要素下乡的制度障碍,破除束缚农民手脚的不合理限制和歧视,释放的改革红利就是改变土地财富的流向,把这个收益留在乡村,真正拓展了农民的利益,使农民一直没有得到体现的财产权利得到实现,使农民具有获得感,实现了财产权利的城乡平等。将会带来很多的人、资金到乡村去,带来的效应比国家财政投入钱更有效率,更有作用。

王文强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将“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单独作为一个重要部分提出,这是在历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比较少见的,文件明确指出,要把人力资本开发放在首要位置,体现出中央对乡村人才问题的高度重视。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是缓解农村空心化问题的必然要求、解决谁来种地问题的必然要求、促进城乡要素双向流动的必然要求。由于现代化进程中工业与城镇所具有的诱惑力远超过农业与农村,因而一般的引导性政策难以真正产生效果,需要激发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以及采取超常规的举措,需要培育引进使用并举,引导、激励、支撑同步。

邓秀华认为,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是中央一号文件的亮点。在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思维里,农民被人瞧不起,我国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要让农民成为一种有吸引力的职业,这是一个重要转变。乡村振兴只有让农民这个职业有吸引力,才能把人才吸引到农村去,才能够让农业科技跟上来,让农民富裕起来,提高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刘险峰认为,乡村振兴中中国农产品的市场要掌握在中国农民的手中。从国与国的贸易来讲,全球化过程当中自由贸易是伪命题,农产品市场掌握在中国农民的手中,跟全球化的思想是有所违背,但是事实上我们看到全球化的自由贸易条件是不太存在的,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实行了美国优先战略,事实上就是贸易保护。因此,乡村振兴要有农产品市场的掌控力。

胡守勇认为,乡村振兴要建构日常文化生活,要让人生活得有意义,让外面的人进去乡村也感觉到有意义。具体的抓手就是增强乡村文化建设的有效性和内容供给。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跟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国家连在一起,把公共文化跟老百姓的文化需求真正融合在一起,两张皮变成一张皮,这样在农村生活就更有意义,农民生活得更幸福,城乡也可以实现融合。

蒋俊毅认为,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在土地制度方面强调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这是一个比较鲜明的观点,以前讲农村宅基地是集体所有,但其实并没有很强的约束力和限制力。这次强调落实宅基地的集体所有权,这应该是一个鲜明的信号。即在放活土地使用权的同时,要进一步确保土地集体所有,包括宅基地在内,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坚决不能动摇。

邝奕轩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把农村生态环境治理列入乡村发展的整体内容,这是很大的进步。农村发展如果只有农业经济的增长没有农村生态环境的质量的维系、修复、提升,也就是说不上是科学的乡村振兴。但是农村生态治理不是一蹴而就的,应该秉持系统观,要有系统完整的治理体系,不能搞层层加码,不搞一刀切。

陆福兴认为,这次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宅基地三权分置是乡村振兴的动力变革。三权分置分的是使用权,释放出来的是真金白银,因而其对乡村振兴的推动力是巨大的。一是增强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通过宅基地的“三权分置”,农民有了活的财产,腰杆子硬了,参与乡村振兴的积极性就提高了,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也相应增强了。二是推动市民下乡和农民进城,宅基地“三权分置”市民可以流转农民宅基地的使用权而居住在乡下“安居乐业”;农民可以转让宅基地或宅基地上的房产进城居住。三是提升农户经营责任能力,宅基地使用权分置后,农民的住房可以抵押、担保、转让,增强农民的债务责任能力。四是提升城乡融合发展能力,宅基地“三权分置”后,城里的市民和城市资本就愿意和农民合作了,农民与市民可以“门当户对”融合发展。

丁爱群认为,2018年的一号文件总体部署确立了乡村振兴的“四梁八柱”,而且是分阶段明确了乡村振兴的目标,特别是提出的四个支撑,强大而有力,这四个支撑就是人才的支撑、土地的支撑、钱的支撑、党领导的支撑。

陈文峰认为,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总结起来就是“一三九”,即一个主题,三个目标,九大任务。其中农业产业方面,关于夯实农业生产能力基础,可以理解为创新发展,关于质量兴农可以理解为转型发展,其他的内容还包括融合发展、开放发展、协同发展,主要包括了这五大发展元素。

李卓琦认为,新时代乡村振兴的出路在于:加大农民的自主性,逐步消除精神贫困,扶贫与扶智结合起来。不能让贫困群众有等靠要的思想,等着政府脱贫,靠着政府脱贫,要有发自内心的意愿去脱贫。要巩固政府能力的内生性,增强组织能力、动员能力、宣传能力,提升党组织对农村的管理能力。要提高国家对农村的治理能力,在治理环节上可能根据具体的问题进行调节。

马骏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是对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纲领化、具体化,文件问题导向突出、思路举措严实,接地气、振人心,是我国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的开山之作。乡村振兴战略应以城乡融合发展为方向,城乡融合发展应以能动要素流通为基础,能动要素流通应以凸显乡村价值为关键,凸显乡村价值应以升值农民财富为根本,升值农民财富应以创新制度供给为保障。

刘新荣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给了乡村振兴足够的政策性供给,创新的力度比较大。农村其实有人才,有经济实力,也有地,关键是怎么样把它盘活,这就要靠政策、政策的执行人的智慧以及共同分享这些政策的人的利益分配的和谐,这是至关重要的。

肖琳子认为,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产业发展是激发乡村活力的基础。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加快实现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具体来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推进。一是推进地方特色产业发展,二是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三是引导生产要素向农村流动,四是让农民分享农业发展的红利,五是加强体制机制创新。

周小燕认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里面出现了很多在保险行业应该是第一次出现的内容,总共有8处提到保险,像医疗保险或者是大病保险,以及城乡基本养老保险偏向于社会保险。特别是提出要探索稻谷、玉米、小麦三大粮食作物的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这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进一步加强粮食安全之举。

谢瑾岚、何绍辉、田智等认为,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很实在,有时间表、路线图,还有落实的责任和节点,突出的创新很多,包括三权分置、农村党的建设等,并提出规划引领及一系列要进一步研究出台的政策措施,为我们三农研究智库资政建言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作为湖南的智库要针对湖南的省情,尤其要研究湖南怎么进行乡村振兴顶层设计。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