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视频会议给基层干部增负

[ 作者:雪梅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1-07  录入:王惠敏 ]

当前,浙江各地积极推行“互联网+政务”,电视电话会议逐渐成为开会的新方式。原本是为了削减会议成本、提升会议效率,但这一新形式,却也有些变了味。督导调研组在某县调研时,就有街道干部反映,为了扩大传达范围,有的地方部门视频会议经常扩大参会人员范围,参加相同内容不同级别部门组织的视频会议是常事。“对基层而言,要参加的会议实际并没有减少。”该干部坦言。

众所周知,会议多如“牛毛”、深似“海洋”,最大的危害在于“捆绑”了基层干部,使他们要么在会场,要么在通向会场的路上,大量工作时间和精力被“霸占”,联系服务群众就难免经常“缺岗”。推行工作视频会,将会场搬到网上,让干部坐在单位就能参会,来回奔波的时间省下来,就能够多干些实事,算得上好事一桩。可是,有的地方在落实过程中却“走了样”,盲目给参会人数做“加法”,变相抵消视频会的省时优势,令基层干部感觉“负担更重了”,“会海”之痛丝毫未减。

为基层减负的美好初衷,落实起来却异常艰难“骨感”,甚至事与愿违,主要还是“官念”弊病作祟。一方面,有的会议主办方刻意“拔高”工作重要性,自上而下层层召开视频会,导致基层干部重复参加,参会总量有增无减;另一方面,有的基层面子思想浓厚,为了不让参会画面“冷清”,把不用参会的普通干部叫来“捧场”,甚至把村居干部也喊来“陪坐”,让视频会挤占了更多人时间。或许,1次50人参加的现场会议,变换成视频会却要开3次,组织近100人,参会负担实际上“明减暗增”。

在“互联网+政务”的基调下,传统会议逐渐式微,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但问题在于,这不是简单地让视频会议“上马”,督促传统会议“离开”,在开会的形式上玩“替代”,换汤不换药,而是要让基层干部从“会海”中解放出来,不该开的会不开,不该参会的人不来,压缩冗余“陪会”人员,同时为传统会议“瘦身”,切实让视频会能开出减负的“果实”,惠及广大基层干部。

当然,召开工作视频会本身无可厚非,要校正已经走偏的“方向”,必须首先转变观念,把牢会议改革的“中轴线”,瞄准问题的“靶心”精准施策。传统会议也好,视频会议也罢,只有朝着压缩数量、提高质量、削减人员的改革目标前行,推行工作视频会才不会在表面上做文章,真正在“病根”上用药用劲。基层是联系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主要是抓落实,处理具体事务,只有摆脱了会场,干部才能走进“战场”,把工作干在实处,干出群众满意的成效。为此,在由传统会议向视频会过渡阶段,地方政府不妨多想想“怎么改”“如何改”之类问题,切实改出会议成效,改出基层干部的满意度。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