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安:2019年农村电商需要回答的八个现实问题

[ 作者:魏延安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2-03  录入:王惠敏 ]

2019年电商在继续演化,农村电商的变化也将延续,有以下现实问题值得关注。

一是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对农村电商影响几何?

低成本便捷创业曾经是农村电商的亮点,在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后,普通电商经营者也需要注册登记、照章纳税,各项制度的监督也越来越严,本来竞争已经很激烈且利润微薄的农村电商创业者怎么办?从长远看,规范是好事,有利于电商发展,也有利于农村电商的优胜劣汰。

二是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继续实施,农村电商站点如何有效后继运营?

在完成初期的启蒙作用之后,农村人也逐渐习惯了用手机购物,那么曾经一个大屏一台电脑的村级电商站点后面怎么办?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实问题,显然要向服务走,从快递代收代发向生活服务转型,同时也应主动地上门做好营销和后续服务。而对门店的独立性也不必过于强求,可以因地制宜挂载在夫妻店,也可以在村中心独立设置,甚至都可以建立在村委会或者医疗卫生室旁边,门头也不必整齐划一。一个村有几个站点的,也可以合署办公。特别是应当重视与

传统农村小卖店的结合和改造,降低运营成本。

三是乡村振兴规划各项陆续开工,能否推动农村电商更好发展?

过去的一年,我用了不少的精力研究农村电商与乡村振兴,感觉至少在八个方面可以充分发挥作用,促进农产品销售、促进脱贫攻坚、推动农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农村创新创业、拓展农业价值链空间、推动农村金融创新、提升农村公共服务水平、推动农村文化振兴等。目前中、省乡村振兴规划基本出台,在接下来的实施中,乡村振兴各个工程项目对农村电商的重视就显得十分重要,需要从基础设施、人才培养、系统支持等多方面给予扶持。

四、电商巨头纷纷下乡种地,农村产业互联网如何憧憬?

电商发展的一般规律是,从销售端梯次向供应链、产业链直至价值链展开改造。但与一般工业品电商不同的是,农产品的产业链很不成熟,导致电商在销售端对农产品的改造很不顺畅,一度轰轰烈烈的生鲜电商甚至成为可怕的电商投资梦魇。由此,电商及互联网企业不得不提前将手伸向冗长的农业链条后端,所谓的下乡种地就是对运用互联网的载体及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提供系统集成优化方案。但前面的农村电商实践已经证明,电商下乡,强在电商,弱在农村,不接地气,走了不少弯路,这一次能不能与农业产业结合得更紧密一些,值得期待。

五、消费分级争论不休,农产品电商将如何分化?

很显然,走低端的同质竞争肯定难以持续,大量创业者痛苦不已,但盲目的走高端化并非易事,也往往容易曲高和寡。国外的研究表明,高于一般价格20%以上就算高端,可是我们的有机农产品却高出正常价格一倍以上甚至几倍,绝非一般人能长期消费得起,更何况有机农业造假事件不断,在没有信任的情况下更难。所以,深入研究消费者,进一步明晰市场定位和细分市场,做出针对性的产品组合可能才有出路。

六、品牌化逐渐成为共识,农产品电商品牌如何树立?

农产品电商品牌是基于农产品的地域公共品牌而形成的,首先要把地域公共品牌做好,形成类似阳澄湖大闸蟹、洛川苹果等地域公共品牌,电商的企业品牌才好成长。用电商的行话来说,就是政府做品类,网商做品牌。目前需要注意的是,不是申请了地理标志,拿到了原产地保护就是地域公共品牌,后面还有大量的宣传培养功夫要下,政府、企业等各个方面要付出艰辛努力。

七、网红卖货高温渐退,农产品能否接棒?

网红是伴随着直播和短视频而出现的,在积累大量粉丝后开始变现,就是常说的“带货”。但从新近的数据看,直播和短视频已经面临增长瓶颈,用户增长放慢,收看率下降,

在此情况下,卖货效应也会相应下降。但一些农村网红出现较晚,明显不同于一般的城市网红,往往有深厚的乡土风情作原生态的“IP”支撑,其在农村生活场景宣传、农特产品推广方面的作用依然不可小视。会不会像2015年面膜微商式微后农特微商异军突起一样,农村网红带动农产品更好网上销售?

八、2020年渐行渐近,电商扶贫长效机制如何建立?

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实现期只剩下不多的时间,大量的贫困地区脱贫还需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电商扶贫如何进一步聚力深贫地区,还需要在前期探索基础上再鼓实劲。农产品上行的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消费扶贫可以进一步扩大对接范围,更重要的是电商倒推贫困地区产业发展转型升级显得越来越重要,因为产业的健康发展将关乎更长远的持续增收不返贫。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日夜)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