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泽:撤县设市可以,关键是让市民得实惠

[ 作者:杨于泽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09  录入:王惠敏 ]

近日有消息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撤县设市”获批,撤销潜山县,设立县级潜山市。几乎是同一时间,贵州兴仁县也宣布“撤县设市”。

而据澎湃新闻梳理,今年全国已有7地成功“撤县设市”,超越去年一年获批的总数6个,包括陕西彬县、江苏海安、湖北京山、黑龙江漠河、山西怀仁等。此外,至少还有7省12县正在积极推进“撤县设市”工作。

这是我国“撤县设市”政策的一个重要转折,有人分析,新一波“撤县设市”的浪潮要来了。我国于1983年拉开“撤县改市”序幕,此后有近350个县陆续改为县级市。1997年,国务院“暂停审批县改市”。

积极推进“撤县设市”与冻结此项工作,都有其理由。上世纪80年代推行“撤县设市”,是把它视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抓手,目标是“以大中城市为依托,形成各类经济中心,组织合理的经济网络”。1997年暂停审批县改市,原因在于许多地方盲目追求“县改市”,造成市区农村人口比重过大、城郊比例失调、城乡概念模糊等“假性城市化”问题。

撤县设市可以,关键是让市民得实惠

此番重启“撤县设市”,据民政部解释,是党中央国务院针对中国城市设置存在的突出问题,立足全局、着眼长远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而这个重大决策部署,就是推动新型城镇化,完善城市在我国国土空间上的布局。

国家发改委网站今年3月公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2018年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提出,2018年要加快培育新生中小城市,“稳妥有序增设一批中小城市,继续开展撤县设市、撤地设市,推动城市群及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范围内符合条件的县和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率先设市。”

有人说,人口和资源向大城市、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集中是不可避免的,是经济经济规律使然。的确,若干年来我国城市格局是以集中为方向的,一方面一些大城市、特大城市、超大城市越摊越大,另一方面出现了像湖南长株潭、陕西西咸这种“城市联合体”。好处是人口、资源与产业集聚,带来高效和高产出。

但城市经济学指出,城市在由分散向集中之后再由集中到分散,这也是必然规律。随着过度集中,往往出现交通拥堵、环境恶化、房价畸高,城市不再宜居,结果人口、产业等开始向周边卫星城市和小城市扩散。这是被一些国家的历史与现实印证了的。

重启“撤县设市”,不仅仅是新型城镇化的需要,而且是为未来中国城市由集中走向分散提前布局。现在大趋势是城市集中度在上升,各地忙着造特大城市、超大城市,但实际上这只是阶段性现象。随着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标准越来越高,将来人口会向郊外甚至中小城市回归,这种远期趋势将改变中国城市的格局。

谈到“撤县设市”的动机,一些地方主事者都强调其“有利于提高居民的自豪感”。“撤县设市”其实好处不少,比如扩大行政管理权限、有利于招商引资,更容易争取到项目、资金和政策等。但1997年国务院冻结此项工作,主因是很多地方把“县改市”当成了目的本身,经济发展不见起色,为达目的弄虚作假,以至于很多人斥之为“假性城市化”。

“撤县设市”固然着眼长远,但主要还是着眼当下,通过推进城市化缩小城乡差距,推动均衡发展。一座好的县级市,不需要打肿脸充胖子,普通市民不需要形象工程。它应当通过招商引资发展和壮大制造业、服务业,为城乡居民提供就业机会;它应当为大家改善育幼、上学、就医、养老的条件;它应当在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上大有作为,守护和恢复青山绿水。

“县改市”让人们有面子,但对于普通居民来说,这种面子并无实际意义,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县委书记改称市委书记、县长变市长之后,如果不能增强市民的获得感,“撤县设市”就成了一项虚头巴脑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本质上是一种假政绩。

通过“撤县设市”为地方争取有利的发展环境是好事,符合公共理性。但为了“县改市”弄虚作假,虚报非农业人口、工业产值、GDP等,这就不仅无意义,而且在政治上、发展上相当有害。主事者为自己挣足了面子,但人民付出了代价,应当说是暴露了一些干部的无能,“撤县设市”倒成了他们的耻辱柱。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长城网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