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等:我国智慧农业发展态势、问题与战略对策

[ 作者:龙江 靳永辉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7-11  录入:王惠敏 ]

摘要:智慧农业借助我国“互联网+”发展战略的东风, 发展态势欣欣向荣并呈现出“四增”态势, 即:销售模式增多、电商企业参与主体增多、产品附加值增多、政策支持增多。智慧农业已经成为未来农业发展的主要方向与模式, 但作为一项新兴产业, 智慧农业仍然存在运营成本高、人才不足以及信息数据存在巨大隐患等诸多问题, 需要政府与社会各界协同合作、共同解决。

一、引言

近年来, 随着“互联网+”发展战略的不断实施, 互联网技术与农业生产两个完全不相关的行业不断融合, 逐渐形成了“互联网+农业”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 即智慧农业。智慧农业借助互联网技术力量, 实现了传统农业在生产阶段的智能决策、自动控制与精准管理, 使农业生产更加科学、要素利用率更加高效;在销售阶段拓宽信息渠道与流通渠道, 提供个性化服务, 使传统农业的产、供、销更加紧密, 农业生产水平、农产品质量与经济效益显著提升。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 智慧农业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刘丽伟 (2016) 认为, 智慧农业是农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工具与手段, 并对现代农业信息化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同时, 一国的智慧农业发展水平取决于该国的自动化发展水平, 并预测在未来10年, 机器人农业生产将成为智慧农业发展的重要分支。[1]杨大蓉 (2014) 认为, 智慧农业是利用现代互联网技术, 比如, 通讯技术、大数据技术、智能化技术、感知技术等现代技术更好地让农业系统运转, 进而提升农业生产效率与农产品质量, 从而达到农业绿色可持续发展目标。[2]张继梅 (2017) 从成本与收益角度出发, 认为智慧农业是对资源的高效利用, 是通过农业智能化生产与管理将整个农业生产成本、消耗与环境破坏限制到最低的过程。[3]王晓敏 (2017) 认为, 智慧农业是一项集合多门跨领域技术的复杂系统, 是将农作物生产、农业管理、农产品运输与农产品销售作为一个有机整体, 通过现代互联网技术将传统农业各方面连接的过程。[4]智慧农业和许多互联网化产业发展历程一样, 由农产品的流通端电商模式开始, 逐步向上游延伸, 由表及里直达上游农业生产端。根据智慧农业的应用领域不同, 可将智慧农业划分为:智慧农业生产、智慧农业管理、智慧农业智能服务、智慧农业农产品安全追溯五大部分 (见表1) 。

但是, 在智慧农业实际生产与运营过程中, 出现了许多无法规避与难以解决的问题。一是农业产业化程度低, 农产品具有标准化难题。由于我国传统农业发展主要以散户小农为主, 农业生产机械化与规模都较低, 所生产出的农产品大小与品质参差不齐, 难以实现农产品标准化, 具体包括:产品标准化、采购标准化、服务标准化等。而农产品的非标准化将直接影响智慧农业的互联网电商销售阶段, 不利于智慧农业发展。[5]二是智慧农业农产品质量安全无法保障。顾客平时在菜市场购买农产品时都生怕瓜果蔬菜上面残留农药或者添加剂, 而在互联网上购买农产品将更加担心其安全质量问题, 同样不利于农产品的销售与智慧农业的发展。三是生鲜农产品最后一公里运输难度较大, 农产品物流成本较高。根据中投顾问的数据显示, 我国生鲜农产品物流运输可达成本的20%以上, 而对于需要冷链运输的农产品则需要更高的成本。由于我国冷链运输建设较晚、基础设施落后, 再加上我国农产品流通效率低下, 运输环节较多, 从成本结构上分析, 我国生鲜农产品终端售价70%将来自损耗, 同样不利于智慧农业发展。因此, 总结当前智慧农业发展态势, 探索智慧农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具体应对措施, 将对我国农业发展、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表1 智慧农业组成、形式及内容

1.jpg

二、智慧农业发展态势

1. 智慧农业市场广阔, 互联网销售模式百花齐放

表2 智慧农业互联网销售模式

1.jpg

目前, 以“互联网+农业”为核心与基础的智慧农业销售渠道模式主要包含B2B、B2C与O2O三大模式 (见表2) , 其中, B2B模式最为成熟, 种类与应用范围最广。根据托比网发布的《互联网+农业 (B2B) 行业报告 (2015) 》预测:智慧农业市场规模价值可达10亿元, 其中, 农资产业可达2万亿元, 农产品交易可达5万亿元, 农产品配送可达3万亿元。如果与2016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68.91万亿元相比, 智慧农业的产值可达国民生产总值的14.5%, 其发展潜力难以想象, 为我国农业转型提供了机遇, 也为我国智慧农业进一步发展、探索新的电商销售模式注射了一针强心剂。

2. 传统互联网电商涉足智慧农业, 抢滩市场份额

《中国县域统计年鉴2016 (县市卷) 》数据显示, 我国县域人口总数为9.6亿人, 约占全国总人口数的70%, 全国县域经济总量为全国经济总量的56%, 县域社会消费总额为全国社会消费总额的50%。如果以当前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为30%水平来计算, 我国农村电商市场规模可达3500亿元。与城镇电商发展不断受阻的状况相比, 农村电商发展前景已然成为传统电商的必争之地。因此, 以阿里巴巴、京东与苏宁为典型代表的传统大型互联网电商企业纷纷开展农村电商业务, 涉足智慧农业领域, 打算分得一杯羹。具体而言:阿里巴巴在农村进行了千县万村战略布局, 并用3~5年时间投资100亿元用以建立1000个县运作中心和10万个村服务点。同时, 阿里巴巴还在全国24个省的31个县建立了农业特色展馆, 在其网站注册的农资销售店铺已达163万家;京东则试图整合农业资源, 实现农业生产各环节对接, 形成农牧林业全产业链生态运作模式。在农资业务上, 京东拥有自营的供应商、基层网点、物流等资源, 并在全国1700个县建设服务中心, 培养乡村业务推广员30万人。苏宁在2015年就开始了农村电商布局, 开展智慧农业业务, 苏宁将目标设定在三级与四级县镇的农村市场, 通过全国县镇1万个服务站带动农产品进城;同时, 依托苏宁易购互联网平台, 建立了农村公益扶贫与众筹项目, 进一步为智慧农业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3. 提升农产品附加值, 打造智慧农业农产品品牌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 人们生活水平与质量不断提高, 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注重产品品牌, 对品牌的认知度也在不断提升。品牌的价值是与消费者之间产生的共鸣, 而品牌共鸣则是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紧密的心理联系, 品牌对于消费者而言是识别标志, 代表着产品的品质以及消费者的个性。因此, 建立智慧农业农产品品牌, 有助于增强消费者对智慧农业农产品的认同, 进而获得市场认可。比如, 在2013年火爆一时的褚橙就是互联网时代智慧农业品牌建立的最佳案例。褚橙品牌的成功体现在三方面:第一, 借助互联网技术创新农产品的流通模式。使用快递业务代替了传统经销售, 使用互联网支付技术代替了终端销售店, 使用网络传播代替了广告媒体, 大大节省了产品流通费用, 节约了成本;第二, 产品包装上采用高品质电商模式, 对农产品使用两层外包装以及内隔断的方式以保护产品, 提升了产品档次, 给予消费者不同体验;第三, 打破传统农产品拼价格的模式, 从农产品安全与质量入手, 并辅以到户配送策略, 通过服务提升产品附加值, 进而增加收入, 其利润达到50%, 十分可观。

4. 智慧农业进入国家顶层设计, 农业政策覆盖面不断扩大

自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发展战略以来, “互联网+农业”的智慧农业新型业态就受到社会广泛关注。2016年, 智慧农业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之中, 标志智慧农业发展已经被纳入到国家顶层设计之中, 上升到国家经济战略发展高度。而在2017年, 政府更是推出若干政策以支持智慧农业发展 (见表3) , 并且政策支持所涵盖的智慧农业领域更广, 更加利于智慧农业的发展。可以预见, 随着国家对智慧农业政策支持不断加深, 顶层设计将加速传统农业发生变革与裂变, 加速传统农业向智慧农业转型, 使得“老树焕发新芽”。

表3 2017年政府惠农政策

1.jpg

三、智慧农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智慧农业不仅提升传统农业生产效率, 生产出更多安全、绿色的农产品, 同时还改变了农业从业者、消费者的生产与生活方式, 有利于带动农业产业市场化, 具有倒逼农业标准化的作用。因此, 传统农业向智慧农业转型, 发展智慧农业是大势所趋。但伴随智慧农业发展方兴未艾、欣欣向荣并创造出许多经济效益的同时, 智慧农业也出现若干阻碍进一步发展的不利因素, 比如:成本问题、人才问题、信息数据安全问题等。

1. 智慧农业基础设施成本高, 农民难以承受

智慧农业基础设施成本高体现在机械设备成本高和信息化成本高两方面。中投顾问2017年所发布的《2017~2021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 2015年中国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422元, 较上年增长了9.6%, 收入增长率已经连续6年超过国民经济总值增长率, 农村经济增长速度远超国民经济总值增长速度。但是, 从农村实际发展状况来看, 农民的实际收入仍难以购买开展智慧农业所必须的机械设备。比如, 用于植保的无人机的工作效率可达40~60亩每小时, 是人工操作的60倍。但其售价达到5万元, 远远超过农民的经济水平, 高价格限制了高科技机械农具进入农业生产, 不利于智慧农业发展。

信息化成本高, 在一定程度上暂缓了农村信息化建设与推进, 也间接阻碍了智慧农业的发展。[6]由于我国农民收入较低, 再加上思想观念和知识水平的不足, 没有真正体验到信息技术所带来的实惠, 更是极不情愿花费资金购买信息服务, 使得我国农村信息化建设举步维艰。并且我国对农村信息化建设的策略也存在问题, 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 造成大量资源浪费。比如, 农村的互联网速度与城镇互联网速度相差无几。但农村对互联网速度的实际需求量远小于现阶段的互联网速度, 这就造成互联网信息流量的大量浪费。因此, 农村信息化建设并不在于投入的绝对量, 而要考虑投入与产出比, 将资源利用率达到最优化, 以农村实际需求水平建设农村信息互联网, 通过实惠而低廉的信息价格使信息技术在农村逐渐普及后, 再逐步提升信息技术质量, 从而推进农村信息化建设。

2. 智慧农业人才匮乏, 农民培训效果不佳

智慧农业是互联网时代, 结合了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农业的新型业态。[7]智慧农业发展需要依赖现代农业高科技以及懂得计算机知识、传统农业技能、农业经营与营销的复合型人才。对于智慧农业人才培养, 目前主要采用吸引外来人才或者本地培养两种方式。

虽然近年来我国一直鼓励大学生与在外务工农民积极返乡创业, 助推农村经济发展。但由于农村经济、医疗、教育等方面与城镇差距较大, 几乎无法吸引到符合智慧农业发展需求的人才。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经济研究所调研数据显示, 我国大学毕业生愿意在基层工作的比例为11.2%, 愿意到乡镇企业工作的比例仅为4.6%, 表明农村难以吸引人才。并且部分愿意到农村工作的毕业生是因为在城市中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岗位, 他们将农村工作当作跳板, 一旦城市有合适的工作仍然会离开农村。而智慧农业人才本地培养方式也是困难重重, 主要表现在:农民基数大、知识技能底子薄、农业理论不够、思想重视不足、培训机制不健全等。尤其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 农民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 思想观念保守、信息技术落后, 对待机械化、互联网等新兴事物的接受能力与消化能力有限, 同样不利于我国智慧农业的推广与发展。

3. 信息数据整合、共享程度低, 信息安全问题有待解决

无论是生产阶段、管理阶段、运输阶段还是销售阶段, 智慧农业都离不开信息与数据, 因此, 信息与数据的质量和安全对智慧农业的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然而从智慧农业实际发展现状来看, 智慧农业信息与数据都存在若干待解决问题, 具体表现为:第一, 智慧农业信息数据标准化程度低, 数据采集覆盖面不足, 农业数据缺乏准确性与权威性。第二, 农业信息数据整合程度低, 缺乏信息数据共享。智慧农业的正常运转需要自然信息与社会经济信息, 比如:气候条件、土壤条件、市场信息、生产资料信息、科技信息等。而这些信息的掌控者往往归属于不同部门, 又因为制度体制问题导致部门之间的运作相互独立, 不能将信息数据进行充分共享, 造成信息数据资源的大量浪费与闲置。第三, 信息数据分析程度较浅, 利用率不足。当前, 智慧农业信息数据过于注重采集, 而忽视了信息数据的内在联系与含义。用于智慧农业生产、管理、运输与销售阶段的信息数据大多为简单的堆砌, 而专业性分析的特色数据较少, 可用于指导智慧农业发展、协助智慧农业管理与销售的信息不足。

近年来, 因虚假农业信息造成农民损失的例子屡见不鲜。比如, 通过短信传播的广元柑橘蛆虫事件, 因夸大疫情状况, 导致柑农遭受巨大经济损失;2007年, 将广东香蕉发现“蕉癌”的报道引申为吃香蕉致癌, 借此打压香蕉价格, 使海南香蕉产业几乎遭到灭顶之灾。因此, 随着我国信息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 农业信息安全问题已经成为阻碍智慧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时, 智慧农业的发展还将面临农业信息过载问题。由于农民的知识水平有限, 每天大量的农业信息数据的产生与传播已经超过农民可以承受的范围。如果无法分辨出有效与安全的信息, 势必会造成信息安全问题, 也将影响智慧农业发展。

四、推进智慧农业发展的战略与对策

1. 建立智慧农业行动方案, 降低智慧农业发展成本

第一, 制定智慧农业发展战略, 营造有利于智慧农业发展的环境。从宏观国家层面, 需要尽快出台智慧农业发展指导意见与行业规划, 建设智慧农业示范园区, 起到推动智慧农业发展作用。继续出台有利于智慧农业发展政策, 尤其是在智慧农业机器设备购买环节方面, 政府应当加大补贴力度, 以降低农民的经济负担。[8]第二, 秉持经济效益最优原则, 落实推动农村信息化体系建设。建议各省市政府借助国家“宽带中国”发展策略建设农村信息网络, 着重解决互联网网络村村通难题。值得注意的是, 农村信息化建设要不同于城市信息化建设, 根据农村经济实际发展状况, 尽快研发和推广适合农村信息发展的低成本终端技术, 避免资源浪费。同时, 各地科研部门与技术部门需要相互协助, 加强有关智慧农业信息资源与服务体系的开发, 完善农村信息服务, 提升农村信息发展水平。第三, 统筹规划与建设农村物流基础设施, 优化智慧农业运输环节, 降低智慧农业运作成本。在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 地方政府应增加扶持力度, 将农村物流建设纳入到城乡建设规划中, 通过农村物流枢纽站的方式将农产品的生产、加工、仓储、运输、配送等服务串联, 形成县、乡、村三级网络服务模式。在物流运输方面, 建议使用适合农村道路特征的箱式车或者冷藏车, 减少电动车或者三轮车的使用, 淘汰具有安全隐患、能耗大的老旧车辆, 以保证农村物流运输的经济性和安全性。

2.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 培养适合智慧农业发展的新农人

第一, 加强智慧农业人才高校培养计划, 为智慧农业发展输送充足的人才。由于智慧农业不仅需要较强的理论, 还需要强大的动手实践能力。因此, 建议由政府带头, 首先从农业技术院校开展智慧农业学科建设, 以政府名义出资建设院校试验场。或者由政府牵头, 加强农业企业与高校之间的合作, 形成产教结合培养方式。农业企业可以出资培养适合企业发展的人才, 也可以为高校提供学生实习机会, 提升智慧农业人才的实际操作能力。[9]此外, 还应加强高校、科研部门、农业企业之间的协作联系, 以服务现代农业发展为宗旨, 建立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智慧农业人才培养体系。第二, 创新智慧农业农民培训方式, 增强培训效果。长久以来, 我国对农民的培训主要采取的是正规培训方法, 即课堂培训。但由于培训次数少、培训方法单一、培训内容针对性不足的缺点, 致使我国农民培训效果甚微。因此, 针对智慧农业发展的农民培养方式需要创新, 增加培养过程中的趣味性或者直观性。比如, 根据不同地区的农民习俗与文化, 设计合理的培训方式与内容, 适当增加田间实践讲解环节, 通过交流会、集贸市场、庙会等形式丰富培训内容, 让农民在游逛中学习到新的知识与技能。第三, 促进农业与服务行业的融合, 重点培养符合智慧农业发展要求的新农人。新农人指的是有文化、懂技术、具有营销技能的农民, 是随着智慧农业的发展而产生的新型农民。培养新农人要遵循循序渐进原则, 由传统农民 (文化素质有限、传统种植) 先向职业农民 (接受过技能培训、懂得机械化生产与操作) 转型, 再向新农人 (接受过正规教育、具有互联网思维与跨界经验的创业者) 转变。

3. 加强智慧农业信息化建设, 使用新型互联网技术确保农业信息安全

第一, 从顶层设计抓起, 搭建发展智慧农业所需的农业信息服务平台。建议以省为单位, 分别建设一个集农业生产、农业信息监测、农业市场管理、农业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平台。该综合性服务平台具有调度省内一切有关农业产业资源, 统筹省内农业发展。比如, 当发生病害时, 通过综合性服务平台调度有关专家对病害进行治理或者给予病害地区一定的资金支持。第二, 利用互联网技术, 如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深入挖掘农业数据的潜在价值, 并转化为具有价值的商业模式, 提升智慧农业盈利水平。比如, 在智慧农业销售阶段, 使用大数据技术搜集潜在消费者的消费行为, 并将其数据化。然后通过云计算技术分析潜在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与特征, 将适合的农产品推荐给用户, 增加智慧农业农产品销量。[10]第三, 发挥互联网技术企业在智慧农业中的作用, 使用新型互联网技术保证农业信息数据准确与安全。比如, 使用最新的互联网区块链技术, 依靠区块链技术的可追溯特性, 确保农产品来源可查, 保证食品安全。依靠区块链技术信息不可篡改特性, 确保农业市场中不会传播虚假信息, 保证农民利益。依靠区块链技术的去中介化特性, 减少智慧农业从生产到最终销售的监管, 降低智慧农业农产品的成本。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经济体制改革2018年03期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