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之兵:乡村振兴战略的实质、面临问题与推进思路

[ 作者:蔡之兵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4-09  录入:吴玲香 ]

自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相关分析连篇累牍,然而仔细阅读发现,部分研究仍然没有触及乡村振兴战略核心内容。实际上,乡村振兴战略意义之重大、面临挑战之严重、推行之迫切是远远超过很多常规思路和分析的。

一、乡村振兴战略的本质

乡村振兴战略至少具备如下三层本质。

第一,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华民族实现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商业文明融合的重大战略。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先后形成了农业、工业和商业三大文明,其中中华民族是农业文明的典型代表,而西方发达国家则是工业和商业文明的典型代表。西方发达国家自古以来就不具备农业文明基因,即使现有强大的农业也是工业和商业文明的产物,这是由西方发达国家的地理位置和发展过程所决定的,农业文明的缺失对于他们而言是无足轻重的。然而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农业文明则是中华民族之根,文化之源,没有农业文明的存在,即使工业文明与商业文明再强大,中华民族也不可能复兴。近百年以来,在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下,我国的农业文明岌岌可危甚至已经频临灭绝的边缘,在这种背景下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无疑意味着我们已经意识到乡村文明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乡村振兴战略将对我国传统农业文明与现代工业、商业文明进行融合,形成中华民族复兴的健康动力。

第二,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华民族复兴的生命线。在现代国家竞争中,金融业能够凭借其独特的虚拟性质以及与货币主权的紧密联系在国家竞争中发挥作用,而高端制造业则能够通过制造先进的武器来实现竞争对手的物理消灭来发挥作用。这两者都是现代国家竞争过程中被广泛采取的武器。然而,在最近中美贸易大战的最终推演中,我们发现农业同样是制约中国打赢贸易战和实现民族复兴的武器,每年进口近亿吨的大豆、被国外企业垄断的种子市场、花费巨额财政补贴却又毫无效率的粮食生产、都对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和国家战略形成制约,人可以不用苹果手机、可以不开车、不投资,但是没有谁能不吃饭,羸弱的农业已经成为制约中华民族复兴的生命线,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目标就是产业兴旺,这里的产业指的不是乡村旅游业、农村制造业,而是实实在在的生产粮食的传统农业。

第三,乡村振兴战略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与前提条件。我国经济发展之所以质量不高,其关键原因在于经济动力错配,而经济动力错配的关键原因在于内部结构缺位,农业在产业中的缺位、农村在空间中的缺位、农民在居民中的缺位使得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内部动力不足,内部发展动力不足则意味着外部动力的进入,而外部动力的不可控性与逐利性使得我国经济发展模式处于不稳定、不和谐、不可持续的状态。乡村振兴战略正是希望通过完全解决我国的三农问题来弥补缺失的内部经济发展动力从而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面临的问题与原因

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在于培育具有竞争力的农业,其余的农民收入提高、农村环境改善与文明程度提升等目标都是这一目标的附属物,当农业强大起来后,这些目标都能够实现。因此,当前乡村振兴战略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羸弱农业如何提升的问题,在对如何提升羸弱农业展开分析前,我们必须找到导致农业羸弱的原因。

第一,工业化地位高于农业且让农业做出了巨大牺牲。1949年以来,受限于国内外危险的环境,迅速完成工业化从而保障国家安全是我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包括粮食在内的各种农产品的统购统销为我国重工业化的完成做出了巨大牺牲,1992年才完全取消的统购统销制度使得我国的农业长期处于一个维持农民基本生存线水平,这是我国农业发展滞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这也是无可争议的一个原因,毕竟让国家安全活下来的目标其重要性要高于让农业快速强起来的目标。

第二,“富起来”的过程过于依靠工业,而忽视了农业。改革开放以来,通过沿海地区承接西方和东南亚国家的加工制造业来吸引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是实现先富战略的重要一环,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和大学生为我国制造业的原始积累和稳步崛起奠定了基础,但是在这几十年的过程中,农业却被严重的忽视掉了,直到2007年,我国对第一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才不过1466亿元。

第三,城镇化战略的目标扭曲,导致城市能够吸纳的农村劳动力数量大大低于正常的规模。从世界各国城镇化历程分析,我国的城镇化历程不可谓不快,1978年城镇化仅为17.8%,2017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8.5%,年均增长率超过1个百分点,但是从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分析,2017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仅为42.5%,40年间仅增加25个点。实际上,即使按照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分析,相比于城市数量和建成区面积的扩张速度,我国城镇化对“地”的兴趣仍然远远大于“人”。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可能一方面在于央地关系的治理结构有待改善,另一方面也在于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战略和区域产业布局战略存在一定缺陷导致城市无法提供足够多的就业岗位吸引过剩的劳动力。

第四,长期没有正确对待三农问题。不把三农问题当做一个独立系统的问题、不把农业当产业、不把农民当职业、不把农村当空间是过去解决三农问题的几种错误思路。很多人在解决三农问题时寄希望于城市,希望完全通过城市的发展来解决三农问题,甚至希望三农的自然消亡来解决三农问题,并没有将三农问题作为一个独立问题,也就无法真正重视并找出解决三农问题的正确思路。而具体到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时,同样存在问题,首先是没有将农业作为产业,在我国,农业的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远远大于其经济即产业属性,因而在发展农业时所采取的也往往是政治和社会学视角而不是经济学和产业学的视角,追求稳定而非效率;其次是没有将农村作为空间,在我国现有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区域经济发展规划和政策的对象往往是城市型的行政区域,交通基础设施和公共产品布局往往更多倾向于城市,农村在整个区域经济格局中的地位是难以得到保障的;最后是没有将农民作为职业,农业想要强大,农民一定要在就业市场上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一种职业,源源不断的吸引优秀人才进入,只有这样农业的发展效率和质量才能得到保障。

三、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思路

从上文分析,我们认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除了加强规划和保障规划的科学性与权威性、保障资金和人才要素支撑等常规措施外,还需要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加快建设内需主导的健康经济发展模式。如果一个经济体过于依赖外部市场,该经济体的发展就不会稳定和安全,而不够稳定和安全这一威胁又会对经济体内部的稳定器即农业发展产生需求并形成抑制作用,这是因为每当外向型经济发展动力出现问题时,经济体就可以依靠农业和农村来转移经济增长的压力,这也是温铁军教授所说的49年以来我国农村和农民已经承担了十次经济危机成本的逻辑所在。因此,为了保障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和健康性从而释放农业的发展空间和活力,加快建设内需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实在必行。

第二,加快集聚战略的推进速度与质量。我国目前仍然有8亿左右的农村户籍人口,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70%的城镇化率水平,到我国城镇化进程结束的时候,我们仍然需要转移四亿左右的农民,这就要求我们继续推进高质量的包括新型城镇化、区域协调、异地搬迁等集聚战略,加快农村人口可持续和健康地向城市转移,为农业的适度规模经营奠定基础。

第三,加快三产融合体系建设。农业是三农问题的核心,发展农业也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核心要求,但是发展农业并不意味着局限于农业,在当前信息化时代,坚持三产融合发展思路即通过一产思路保障农产品质量、二产思路保障农产品产量、三产思路保障农产品销量并保障农产品的价格从而提高农业的发展效率具有显著意义。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应该提高农业发展的专业化水平,提高对农业发展的规划水平和对包括互联网技术、信息技术、物流技术的应用水平,适当地运用“计划经济”思路来实现农业发展的三产融合。

第四,加快农民职业体系的形成。一百多年前,我们无法想象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大国,但是我们成为了,因为我们培养了世界上最熟练和规模最大的工人体系;几十年前,我们也无法想象我们会成为互联网大国,但是我们成为了,因为我们规划建设了世界上最大互联网基础网络体系和培育了大规模的程序员;几十年后,我们也可以成为农业强国,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推动农民职业化进程,提高农业的待遇、改善农村的环境,就会有源源不断地“一懂二爱”的人才进入到农业领域。

(作者单位: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