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玉洁:减贫视阈下妇女与农村合作社发展的关系分析

[ 作者:韩玉洁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3-12  录入:王惠敏 ]

一、社会性别视角下的妇女减贫

在社会性别视角下,妇女减贫既是一个重要问题,也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传统中国一直是一个“重男轻女”的社会,强调的是“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模式。这种分工模式不仅导致了妇女的经济收入少,社会地位低,而且导致其思想意识较为落后。李小云(2001)认为,在过去30多年的区域性扶贫计划的实施过程中忽视了妇女群体识别在扶贫工作中的重要性。人们往往重视经济发展的短期效益,而忽视性别公正及两性共同发展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效益。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行动纲领》中提出“把性别意识纳入决策主流”的提议,倡导各国政府和其他行动者应该推行一种积极醒目的政策,把性别意识纳入所有政策和方案的主流(转引自李慧英,2000)。受性别意识的主流化思潮的影响,政府开始从社会性别的视角重新审视扶贫行动和扶贫计划,提高扶贫政策的性别敏感度,尤其是提高对农村妇女贫困问题的关注。

在农业女性化趋势的时代背景下,妇女贫困问题的缓解不仅关系到农村扶贫工作的有效开展,更关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全局和社会经济的长远发展。马克思曾指出:“每个了解历史的人也都知道,没有妇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伟大的社会变革。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女性(丑的也包括在内)的社会地位来精确地衡量。”(马克思,1995:586)“占贫困地区总人口一半左右的女性不仅决定着该地区人口的发展趋势,而且在提高家庭收入和振兴地区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减贫视阈下,合作社作为妇女参与减贫的重要载体和媒介,为妇女减贫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同时妇女的积极参与也增强了合作社在减贫中的作用,因此妇女和合作社的双向互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人口素质与贫困问题的恶性循环,为减贫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二、农村妇女在合作社中的作用

(一)妇女与合作社的产业发展

(1)妇女的“灵活性”特征,为合作社的多层次发展提供可能。相对于男性而言,妇女具有自身的独特性。一方面,正如潘劲(2008)所指出,妇女的灵活性适合从事各种手工制造业。另一方面,妇女较为居家,她们喜欢在不耽误家务的情况下参与合作社的生产和管理活动,合作社可以针对妇女的特点进行多样化经营与生产。(2)妇女的“传话筒”功能,为打造合作社特色注入文化特质。农村妇女长期生活在农村,传统习俗对她们的影响则是根本、持久甚至是顽固的。因此传统的东西在妇女那里保存的更加完整。她们是传统习俗的“传话筒”、继承者和代表者,如传统的纳鞋底、织布、手工艺及各种的传统小吃。妇女参与合作社既有利于打造合作社的特色产业,又必然以其行为方式影响着合作社的生产模式和文化内涵。(3)妇女的“主力军”地位,为提高合作社经济效率提供保障。在农村男性劳动力大量流向城镇的背景下,妇女日益成为农村生活和生产的主体。她们在自主决定家庭事务和公共事务的同时,锻炼了能力,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不断提高。在此情形下,广大农村妇女在劳动中,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种植或养殖基地,不少人还成为行业领头人,组织起专业合作组织,有力地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

(二)妇女与合作社的组织发展

(1)妇女参与合作社体制管理,有利于促进合作社民主体系建立。妇女是农民合作组织发展的重要力量,妇女代表参与合作社的决策层,理事会、监事会等决策层可以有效地发挥作用。(2)妇女参与合作社理念创新,有利于引导合作社性别平等发展。妇女参与合作社,并在合作社的发展中发挥作用,引起合作社及成员对妇女问题的关注,尤其是部分妇女带头人在合作社中的突出作用必将引起政府部门对妇女参与合作社的重视。

(3)妇女参与合作社决策制定,有利于带动合作社组织结构调整。妇女活跃在合作社的各项活动中,促使合作社对妇女问题的关注以及妇女参与重要性的认识,往往会推动合作社内部妇女部的设立。

(三)妇女与合作社的未来发展

(1)妇女是农业生产的主力军,为合作社发展提供劳动力资源。在城镇化和现代化的背景下,农村的男性劳动力越来越多地涌向大城市,妇女逐渐成为了农业生产的主力军,她们既是维系和管理家庭的主要负责人,又要从事农产品的种植、养殖、加工储藏运输和销售等农业生产等环节。妇女的广泛参与保障合作社的长远发展,保障劳动资源的供给。(2)妇女是社会再生产的依托,为合作社发展输送潜在动力源。妇女在参与合作社过程中,积极进言献策、主动参与合作社的管理和决策,其鲜明的权利意识和自我意识会对后代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不仅有利于合作社未来新生代的成长,更为整个社会发展输送人才。

三、合作社让农村妇女更有地位

2010年联合国国际合作社日的主题就是“合作社让妇女更有地位”,强调合作社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的作用;合作社不仅为女性成员提供就业机会、储蓄、信用消费、医疗、住房、社会服务以及教育培训,还为妇女提供参与并影响经济活动的机会。

(1)在经济方面,一方面,合作社增加妇女经济收入,提高妇女家庭经济地位。潘劲(2008)指出,合作的理念是通过成员互助合作的民主方式改善自身的经济状况,实现利益需求。 另一方面,合作社提供妇女技能培训,开阔妇女的视野与见识。合作社对妇女进行专业技能培训。这不仅可以提高技能水平和自身素质,也可以开阔视和接触新事物。同时,合作社搭建妇女发展平台,给予妇女更多发展机会。合作社为妇女提供了一个大交流的平台,并通过与外界接触,拓展人际交往的范围,争取更多的发展机遇,为自己的未来奠定基础。(2)在政治方面,合作社秉承赋权理念,增进妇女的权利获取与民主参与。妇女在参与合作社各项工作中,潜移默化接受合作社的民主思想和民主管理,有利于妇女自身民主意识的增强。同时,合作社强调性别平等,促进两性的协调发展。“不管是完全由女性成员组成的合作社,还是由男性、女性成员共同组成的合作社,都能有效地为女性成员提供社会服务以及教育和培训”(转引自杨春悦,2010)。合作社秉承的价值理念中包含着性别平等的核心内涵,与现代社会所倡导的性别公正具有共通性,有利于妇女多方面参与。(2)在文化方面,合作社作为一个“经济体”、“联合体”和“现代体”,不仅可以激发妇女自立自强意识和团结合作意识,也促使妇女自我意识觉醒。合作社发展具有“农民主体、市场调节、政府扶持”的特点,是农业农村农民现代化全新的发展模式。因此其必然是要摆脱旧习俗、旧思想和旧文化,吸收和整合市场化和现代化所倡导的思想和组织模式,如倡导民主化管理、男女平等以及两性在合作社中的和谐共进,促使妇女自我价值意识的觉醒和独立人格的养成。

在减贫视阈下,必须增强妇女人群识别在减贫中的作用,重视性别公正及两性共同发展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效益。一方面要提高政策制定的性别敏感度,不仅关注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而且进一步瞄准不同的贫困群体,尤其是妇女群体。另一方面妇女要提高自我减贫意识,充分发挥自身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充分利用合作社的发展平台,在参与中不断提高摆脱贫困和自我发展的能力。同时,合作社也要为妇女提供更好的发展平台。在妇女与合作社的双向互动下,推进减贫工作的合理开展。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中国农民合作社  2016年第7期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