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毅:村干部能不能职业化?

[ 作者:王晓毅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2-05  录入:王惠敏 ]

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大队与现在的行政村管辖范围大小差不多,一个大队下面有若干生产队,生产队的队长不脱产,跟农民一样参加农业生产,跟农民一样挣工分。大队干部往往是脱产的,因为他们要开许多会、办许多公务,就没有很多时间参加农业生产了。虽然他们与国家干部不同,没有固定工资,户口也仍然是农业户口,但是因为无需亲自参加农业生产,他们往往觉得自己是干部,与农民是不一样的。

农村改革以后,土地承包到户,农民自主经营,村里的事务减少了很多,被农民选举出来的村干部也要种自己的地,忙于自己的家庭经营,所以专职的村干部几乎没有了。村干部成为农民,只是在上传下达、处理村里公共事务中拿一点误工补贴。除了少数村子的集体经济红红火火,村干部把村庄当成公司来经营以外,大多数村干部都和农民区别不大了。

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出现村干部专职化的现象。村干部投入到村里公共事务的时间越来越多,村里的工作也越来越正规化。过去许多村干部的家就是办公室,有任何事情村民就直接找到干部家里去,现在多数村都有正式的办公场所,村干部也像机关干部一样有了上下班时间,村民也要在上下班时间去找村干部解决问题。

过去村干部是农民兼村干部,家庭经营是主业,做干部只是“副业”,因此每年拿些误工补贴就可以了。现在,他们做村干部成为主业,家庭经营反而成为副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处理村里的公共事务。在村里实施一些特殊政策的时候,村干部的工作任务就会更重,比如在实施精准扶贫的村,为了合理地确定贫困户的名单,有针对性地采取扶贫措施,大量村干部高强度投入工作。

当村干部的主业不是家庭经营而是处理村庄公共事务的时候,一些村干部开始感觉报酬过低,不仅不能体现他们所付出劳动的价值,更不能弥补他们的机会损失,比如当村干部与家庭经营出现的时间冲突。他们像公务员一样定时上下班,大部分时间用于村庄事务,但是工资、待遇等等与公务员有不小的差距,尽管近年来各地纷纷调高村干部的补贴,但是仍然不能靠补贴来养家糊口。

一些地方出现村干部准行政化现象,首先是因为乡村治理任务的增加。上个世纪90年代,农民负担过重引发了许多农村社会问题,这引起了中央对农村问题的高度重视。中央一号文件从2004年开始连续聚焦农村问题,中央财政对“三农”的支持力度不断增加,从生态保护、改善民生到农业发展,各项投入不断增加。不断增加的“三农”投入对村干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许多新的政策在农村实施,而每一项政策的实施都需要村干部的付出,不管是合作医疗、低保或粮食直补,都需要村干部开展工作,这造成村干部工作任务的增加。

其次,农村工作越来越正规化,这造成了程序复杂和工作任务的增加。农民的土地流转、人口迁徙、低保的确认和发放、合作医疗的报销等等,有越来越多的事务需要村级来处理,所以一些地方不仅村干部有了固定的办公场所,而且还有了村级办事大厅,负责处理农民的日常事务。所有这些工作本来是政府的工作,但是因为现在的制度框架下,政府只是延伸到乡镇一级,村里的事情仍然要村干部来管理。

村干部的准职业化导致村干部与农民脱节,村干部越来越成为基层政府的“腿”,而不是农民的“头”。政府给村干部的各种补贴和福利增加得越多,越会显示出村干部与农民的不同,有些地方对村干部采取类似公务员的考核办法,以完成政府的中心工作作为村干部的主要成绩,并以此为依据发放奖励,这与村民委员会设立的初衷相去甚远。村干部首先是农民,他们能够体会农民的甘苦,代表农民的利益,受到农民的监督。

村干部准职业化也会导致村级机构权力过于集中。随着国家对农村的支持不断增加,各种资源大量进入农村,几乎所有资源的使用和分配都需要经过村干部,形成村级机构层面的权力高度集中。姑且不谈权力集中容易造成决策失误和腐败,能够有能力充分行使这些权力的人在农村就很难得,特别是在贫困地区的农村。资源增加和权力集中,对村干部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们不仅要熟悉农村,而且要懂政策、会经营,并且有强烈的责任感,单纯的农村生活不足以造就这样的人才。准职业化往往使村干部抱怨工作多、报酬低,而乡镇政府抱怨村干部工作不力,有时不得不采取包村的方式,直接派乡镇干部介入农村的日常管理。

村干部首先是农民,是由选举他们的村民赋予他们管理村庄事务的权力,不能因为便于基层政府开展工作,而将村干部变成专职的干部。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北京青年报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