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毅:如何造就三农工作队伍

[ 作者:王晓毅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1-09  录入:王惠敏 ]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这是在总结国内国际农村发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部署,也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百年来,为了改变乡村落后面貌,许多有志知识分子深入乡村,与农民一起积极探索农村发展之路;早年有晏阳初、梁漱溟等前辈,近年有真心为农民服务的下派干部、安徽凤阳县小岗村党委书记沈浩等先进典型。过去30多年来,政府通过各种渠道向农村派驻了各种类型的人才,如关注农业技术的科技特派员、关注乡村治理的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在农村边学习边服务的大学生村官等等,这些人在农村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少国家和地区在解决农村问题的时候,都不约而同采取了向农村派驻工作人员的做法。比如日本借鉴海外协力队的经验,从东京、大阪等城市招募热衷于服务农村的各类人才进入农村,为农村提供服务。台湾有乡村的社区营造运动,许多知识分子、艺术家通过乡村营造运动介入乡村,发展乡村创意产业,推动乡村文化建设。美国有赠地大学系统的农业推广体系在农村发展中发挥作用,特别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农业推广体系有很多值得借鉴之处。

    人们往往以为美国的农业推广体系只是关注农业技术推广,其实不然。比如科罗拉多的农业推广体系是一个农村综合服务部门,建立的初衷就是推动乡村复兴。虽然中间有一段时间主要做农业技术推广,但是近年来科罗拉多大学推动农业推广体系重新发展为农村综合服务部门。推广中心开展以农民需求为导向,以大学的知识为依托,向当地居民提供多种服务,如儿童教育、自然保护、农业技术,甚至日常生活的知识。

    这些综合服务很好地适应了农村和农业转型的需要。随着农业生产规模的扩大,大型农业企业不再依赖基层推广机构获取新的农业技术,而更多地从大学、科研机构等上级部门直接获得技术,包括农民和非农民在内的农村居民则需要更多样的服务。比如当地农场主需要推广机构提供农业和畜牧业生产知识,家庭主妇需要儿童教育,乡村老人则需要环境的美化,推广中心适应这种自下而上产生的需求,提供相关的课程,组织相关活动。大学丰富的知识资源为各种课程和活动提供了直接的支持。

借鉴各国的经验,要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首先要有完整的制度安排。第一,这支队伍要长期服务农村,而不是候鸟式的短期停留。在中国,不管是大学生村官还是村支部第一书记,主要都是一种短期任职,这些人并非从事三农工作的职业人员,因此所发挥的作用就参差不齐。有些可能因为比较熟悉农村工作,在较短时间就作出了较好的成绩,但是也有一些人缺少农村工作经验,进入农村后发挥作用有限。培养较为稳定的三农工作队伍,需要可以提高其职业化水平,避免短期工作的非专业性。

    其次,较为稳定的三农工作队伍需要系统的支持,任何三农工作者都不可能懂得所有的农村工作,不能满足农村工作的多样性需求。要能够满足三农工作的多样性需求,就需要三农工作者背后有系统的支持。

    中国有众多服务三农的机构,其中不少机构存在两个明显的不足,第一是过于专业化,工作范围过窄;第二,很难深入农村,往往满足于完成上级指定的任务,缺乏自下而上服务三农的主动性。过度专业化造成了各个部门之间的分割,比如农业技术部门关注技术推广,但是缺少市场开发的能力;农村教育部门只能关注正规的学生教育,农村的成人教育却没有机构承担。由于大多数服务三农的部门都是以完成上级政府下达的任务为目标,对农民的需求了解有限,有些时候尽管会知道农民的需求,但是却没有相应的资源提供服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基层建立服务三农的综合机构具有很现实的意义。如果借鉴科罗拉多农业推广体系的经验,将中国的农业技术推广部门改造成农村综合服务机构是备选方案之一。当然也可以重建一个服务机构,该机构不同于现在以提供行政服务为主要工作的村级服务中心,而是为农民提供生产生活服务,因此这个机构应该是建立在基层,便于与农民保持密切联系。这个机构的工作人员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具有相应的职业经验,并且热爱三农工作。

    第三,这个机构是以满足当地农民需求为首要目标的,因此一定是综合的,可以提供农村居民所需要的服务。第四,这个机构应当是大系统中的一个环节,以便能够得到系统的支持。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北京青年报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