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到底向何处去?

[ 作者:田野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0-26  录入:吴玲香 ]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我生长在农村,从小就被乡亲们灌输干什么也不要“下庄户”(从事农业生产的意思)。那时,我们这一代人的梦想几乎都是摆脱农村,“农转非”“嫁给”城市,做个令人羡慕的“城里人”。 而今一晃快50年了,现在农村的小伙子的梦想依然是在城里买楼娶媳妇,把父母接到城里一起安家、置业、定居。

现在很多年轻人回家看到的是农村的“衰落和萧条”:几乎没有年轻人,大部分是“七老八十”的老年人和为数不多的“留守儿童”。大家都为农村的未来而担忧:希望留住诗一般的乡村田园生活,希望农村兴旺发达。中央也十分重视“三农”工作,往往第一个会议都是“三农”会议,研究部署乡村振兴战略,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是无法阻挡的,社会的变迁,决定了城市化是中国农村发展的必由之路。

城市本来就是由村落、市井发展而来的,是人类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类走向成熟和文明的标志,也是人类群居生活的高级形式。城市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正因为如此,国家才大力实施区域融合、组团发展的“城市群”、“都市圈”建设。一个简单的例子是,中央几乎年年下拨农田水利建设基金,但农民真正受益于农田水利的并不多,各地乡村建设了不少水库,有不少水库却被私人承包使用,农民还是靠自己挖井浇菜种地;中央几乎年年下拨农村道路“村村通”专项建设经费,农村也是冬天修好了道路,夏天路面就损坏的不成样子,一方面是雨水冲刷,一方面是管理不善,还有一部分是偷工减料,远远不如城市道路达标耐用。农村年年修路,年年如此,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伦敦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制定了“卫星城”战略,向外拓展和发展城市,当时英国的舆论也是一片声讨“城市病”、“人太多了”、“逃离伦敦”。但现实情况是,伦敦通过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取得经济发展和生活质量的可持续改善。

中国的许多城市好过伦敦纽约,城市化使农民的生活得到了真正改善。我在青岛看到,从农村来的七十多岁的老人看护孙子,五六十岁的老人扫大街,三四十岁的青年人当工人、干服务业,他们各尽其能,各得其所,为整个城市的繁荣、社会的发展,默默做着自己的贡献。有的甚至成为城市的支柱,君不见一到春节、秋收等时期,各大城市基础人才急剧短缺告急,有的甚至垃圾清运都成了问题,农民进城承担了急难险重的各类任务,解决了城市不少棘手难题。

从村民到市民,中国已经有很多乡村人生活在城市。随着二孩政策和异地搬迁等脱贫攻坚政策的实施,不少农村父母为照料看护和接送孙辈上学,已经来到城市,渐渐融入城市。我去北京看到的大部分山西老农在北京发现商机,开拓市场。他们有的开“山西刀削面”面馆,有的卖驴肉火烧北京烤鸭,有的卖菜卖衣服卖房地产,有的进入五星级酒店,各行各业都有。我问他们还会回家种地吗?他们说山西那边有的人都喝不上水,种地缺水,不可能回去种地了。城市发展机会多,能挣钱,种地亏本,为什么还回去种地呢?农村的医疗条件也不行,你能想像赶着驴车20多里心急火燎地去给孩子看病打针吗?生活条件、道路交通等各个方面,还是大城市好。各类要素稀缺的村落是难以留人养人的。

现在,不少地方不给农民批宅基地,只能修缮原有老房,农民给子女买结婚用房也只能去城里买,但各地城区房价都很高,所以农民在选择去县城买还是市区买时,同等价位或价位略高的情况下,当然优先选择去市区购买。这实际上是人们看好大城市的发展,而主动选择离开农村,离开小的县城。所以按照早在秦朝的设置的中央、郡、县三级管理制,中国现在可以推行中央、省、市三级管理系统,尽快取消县、乡镇和村级管理系统,让他们快速加入城区系统。这样,中国人生活地区就会更加集中,中国的整体布局就会更加合理,既精兵简政,减轻人民纳税负担,又便于把各个地方的人才和事业、生产和生活等要素集聚起来,形成更大的社会规模效益,产生一种结构性优化和功能性提高的综合效应,有利于进行国家级的统筹规划,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也便于城市更加集约高效地利用资源,真正实现资源共享、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例如,道路交通,学校,医院,水电暖等公共基础设施,就会减少重复建设,我国的资源消耗也就会大大减少,增强我国可持续发展的后劲。同时,三级管理的城市化有利于我们更加有效地管理和发展城市,繁荣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改善民生,提高人民收入。

三级管理的城市化后的中国农民将有更加宽广的生活视野,融入更加开放的社会化思维方式,中国的现代社会民主管理、科学管理等文明程度将进一步得到提高,带动中国经济继续保持活力,持续发展。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