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干部的“吐槽”实记

[ 作者:一块陈皮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9-25  录入:吴玲香 ]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是国家的根基,只有根基稳定、牢固,国家这座大厦才能坚固、繁荣。基层干部是基层的重要组成,是党和国家的“基石”。基层干部于上对接各个部门,于下直面广大群众。当前,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招商引资、信访维稳、安全生产、防汛减灾等工作每一项工作都是重点,基层干部普遍反映工作多、任务重、压力大,真切需要减减负。

工作多任务重,一人拆成多人用

某镇扶贫办副主任:我们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贫困人口多,扶贫任务重,我们镇有九百余户贫困户,近四千名贫困人口,一百六十余名帮扶干部(包括县级部门帮扶干部)。每月要向县上部门上报人口动态变更表、脱贫攻坚月报表、对标补短倒排工期表、到户问题整改台账、特殊困难诉求化解倒排工期表......这些报表不是我一个人、一个办公室闭门造车就能完成的,需要向每一个帮扶责任人、每个村、每个责任股室了解汇总才成完成。报表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每天回答帮扶责任人的问题就要占据我工作和休息的大部分时间。要是遇到有工作督导还要准备镇级资料,工作多任务重,一个人被掰成几个人都不够用,

某镇综治办副主任:我们综治办公室三个人,两个老同志只做扶贫帮扶工作,办公室的业务工作都是我一个人在负责。矛盾纠纷调处、流动人口、重点人员教育、管理和服务、应急维稳……一个人要对接维稳办、禁毒办、综治办、矛盾纠纷调解中心等科室,光是各种报表就占据了部分时间,还要常常到村(社区)处理矛盾纠纷,参与镇上的应急维稳工作……一个人做这么多工作,有时候上午发文件、下午或者明天就要完成,工作时间根本干不完,加班已是常态。

形式主义长期蔓延,基层干部苦不堪言

某镇安办工作员:我从进单位就一直在安办工作,眼看着办公室从五个人到我一个人。安办是个风险岗位,被追责、处分的几率很大,安办工作人员都是男生,而且都是事业人员。安办的检查很多,基本保持每月有一次上级督查,每次督查就要拼命做资料,资料做得多才显得工作做得多做得好,要用档案盒装上、还要有目录、有彩色背脊显得好看,今年为迎接检查准备的档案盒就有六七十个。上级督查不去现场也不去企业,就在办公室开个会看看资料,明为督查实则是推卸责任,来督查了责任就落实给乡镇了,出问题就是我们的责任了。

某镇扶贫干部:我在乡镇工作了三十多年,做农村工作、群众工作是我们这些老同志的拿手戏,但是自从去年县上搞了扶贫APP以来感觉自己都不会干工作了。我们县是贫困县,去年县上斥资几百万搞了一个扶贫APP,要求我们每月要进村入户8次,每次去到农户家中需要GPS定位,还有上传一张和贫困户站在一起的照片,久而久之贫困户都厌烦了,甚至直接让我不要去了。干了几十年农村工作,临近退休居然干到了让群众讨厌的地步,都是被这“痕迹主义”、“形式主义”害的。

时间都给单位,家庭角色缺位

某镇扶贫办主任:现在脱贫攻坚工作是我们县的中心工作,全县的人力、物力、精力都放在了脱贫攻坚上,层层压实责任、层层落实任务,乡镇的扶贫任务非常重。我们扶贫办所有人都要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完成工作任务,我曾两个多月没回过家,老婆的意见很大,好几次差点闹离婚,儿子每次打电话第一句话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同事有时开玩笑说“你再不回去你儿子都不认识你了”,我脸上笑着回应,其实心里是万般滋味。

某镇开发办工作人员:目前我们镇的危房改造、易地搬迁任务严重滞后,白天要进村入户督查进度,晚上在办公室整理档案资料。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上个周四岁的儿子生病了,请了两天假,带孩子看了医生就赶紧赶回单位,临走的时候儿子一直看着我走,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单位的路上我在朋友圈写下了“当不能给予更多保护和陪伴的时候,再想想干不完的工作就生无可恋,要回单位,把儿子送到外婆家,他一直拿着我教他写字的写字板看着我,想说的全在他眼神里,还好,至少还有人舍不得我。”

基层是国家的根基,基层干部是国家的“基石”,基层承担着各项工作任务,时间紧、任务重,基层干部总要牺牲着自己的休息时间、牺牲着陪伴家人的时间来完成各项工作,试曾想过,给基层减减负,“根基”才能更加坚固,“基石”才能更加牢固。

(作者单位:成都市蒲江县朝阳湖镇人民政府)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