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迫的麦收

[ 作者:胡品选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7-02  录入:吴玲香 ]

2018年长江流域麦区的麦收季,比往年来得早来得急。

5月10日刚过,跨区作业的麦客大军便陆续进驻安徽宿松,往洲区的坝头、复兴、华阳河农场、洲头、汇口、程营等乡村集结。两三天后,部分麦地里便看到了奔跑的收割机,麦收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与去年同期相比,沿江地带麦子的长势和产量都不行。由于小麦抽穗扬花到灌浆这一个多月的连绵阴雨,导致后期赤霉病的高发,虽然之前都及时地进行了病害防控,但还是没能完全压制住病毒的侵害,导致部分低洼地块病菌扩散,麦棵提前乳熟或死亡。

这几年,跨区作业的麦客,为我们的粮食丰收和安全立下了汗马功劳。正是他们的集结“大兵团作战”,上千台收割机如天女散花般地在广袤的田野中分布开来, 此起彼伏地连续鏖战,不停地调遣增援,使原来十多天的收割季变的越来越短。减轻了粮食收获时遭遇不利气候影响,产生霉变发芽或者烂掉的现象,在与恶劣天气较量中险胜一筹,使本来紧张疲倦烦心的麦收,成了轻松乐观的简单农事。

在已经过去的前两年,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时间和速度带来的效果与变化。2016年,麦收天气晴好,麦收四天结束。2017年,阴雨交替,麦收两天结束。这是几十万亩的连片麦地,收割的进度是多么地迅猛,现场会有多少台收割机参与,收获的场面是何等的壮观恢宏。

先期到达的麦客多是前几年来过的老熟人,一般是农户提前邀请过来,帮助收获油菜籽的。当少量的油菜籽脱粒结束后,保养一下机械,接着就“上演”麦收的大戏了,这批先到的麦客,要比后来的麦客多挣一份收入。

陆续增加的麦客车队,在宿复公路和沿线村庄集镇边歇息。据说,他们是常年活跃在跨区作业行当的专业农机手,大多三四十岁,有夫妻组合、兄弟组合、父子组合、情亲组合、还有公司性质的主雇组合等等。他们开的多是一色的半双座货车,车顶上有的安装了水箱,便于劳累了一天可以洗个热水澡,大多数人还带着锅碗瓢盆,在不能收获暂无客服的状态下,可以自己做顿饭吃。车队的构成也比较复杂,有来自江苏山东河南河北的,有安徽淮南阜阳蚌埠亳州淮北宿州等县市的。

跨区作业的农机手大多驾驶的是久保田、洋马、沃得等履带式小型联合收割机,这种机械性能稳定、马力大、速度快、工效高。农机手们的驾驶技能都很好,适应不同地区地块作业的能力都很强,随时跟进农户及生产环境的需要。前几年,政府倡导秸秆粉碎还田,禁止焚烧,他们便很快将排草部分改造成粉碎抛洒;当卸粮绞龙太短,无法适应泥泞地块高吨位车拉粮的配套,等下一个收获季到来时,个个都换成了高射炮式加长全自动起落摆动绞龙,大大增强和方便了生产工效。还有强大的农机售后跟踪服务,机械一旦出现故障随时都能得到最好的帮助,满载各类零配件的服务车和技师跟进靠前,这一条龙保障性服务深受农机手欢迎,没有后顾之忧。

面对如此庞大的收割大军,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将大片的麦地收割干净,一位蚌埠的麦客自豪幽默地说,“都是一群蝗虫,到哪儿就把哪儿扫个精光。”早晨还是上万亩站立的麦子,不到黄昏就成了麦茬地。在感叹的同时,我们也能体会出麦客的辛劳。

今年的麦收最早是从我们农场南边的农村开始的,由于来的机械太多,形成了供大于求的局面,当时是连续几天的晴好天气,农户们也不着急。这时,就出现了机收压价的现象,不知是谁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村子开始的定价,每亩收割费35元。小路也是搞农机的,听了这么低的价位,说这些人太会挤兑人捡便宜了,知道人家打老远来,不可能就这么空手而归,起码要把消耗的油费过路费等开销赚回去,否则就亏大了。按照正常价格,应该在40元/亩,倒伏难收地块根据情况在60-70元不等。现在柴油涨价,如果割不到一定的地亩,是会亏本的。麦客们接受了这个低廉的价位,只想着去多干些地块就能把差额部分弥补上来。往年,有的麦客盲目行动,来的也不及时,像水里的鱼乱窜,找不到门路与客户,只好空手而归,非常的落寞难过。

农村里各家各户七零八落的麦地,断断续续不到三天就收割完了。唯有农场的麦子成熟滞后,才刚刚开镰。

这是5月17日炎热的下午,几个性急的农场职工开始了实验性的收割,为什么叫“实验性”呢?因为按正常时间推算,地里的麦子在地里再养上一两天收割,再减少一些水份才是最佳时机。可看了近几天的气象预报,说是明后天有中到大雨。虽然现在麦子的含水量还很高,卖到收购站会测出很高的水份,想卖高价绝对不可能,这样收割肯定不划算。不割吧,万一真的降下连续性大雨就会减产。再说,现在收割送到收购站探探路子,若是价格好,第二天就大张旗鼓地收割。

通过几家销售户反馈的情况看,麦子的含水量在20点以上,每市斤价格在0.95元,麦子的品质大不如去年,加上今年市场因素的影响,收购价格比去年降低了好几分钱,如果水份点降到18-17点以下,就可以卖到一块多钱。从近几天的天气状况分析,今年想把麦子卖个好价钱想都别想。得到这些信息,我也有了第二天收割的想法。16日那天,我去复兴镇路过一家私人麦收点,进去打听了一下,说是最好的麦子1.03/斤,水份点在16-17。当时有农户正在销售,他们价格多在0.8-0.9元之间,水份点多在20点上下。信息化时代,价格非常的统一透明,这么低的价位主要是受气象因素的影响,你只能捏着鼻子吃亏,接受这很不平衡的价格。

18日的天气非常好,西南风3-4级,是适合收割的天气。昨晚看气象预报,说是有雷阵雨,都认为这雨是局部性的短时期的,瞧这阳光普照,气温节节攀升的大好时光,不抓紧收割怎么行?估计下不了雨,即便是下,也可能是下午两三点之后的事,大家像神仙一样推测着。9点多钟陆续有几个地块出现了收割机的身影。接着,下地的收割机逐渐增多。

考虑到我和大姐家的地加一块有300多亩,姐夫家有两台雷沃,已用了近十年了,之前没有跨区作业的麦客,队里的两季收割都是他和其他几台中大型收割机完成的。现在有麦客的加入,他们的活多被别人揽了去,50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熬夜加班的事,已显得力不从心。“算了,就用这破机子,收我们自己家里的。糊弄到我退休它也就报废了。”姐夫坦然地说。我找到姐夫问他家收不,他说,再等等,我说,那就先收我的吧,那么多地块,总要有个先后,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干好的。姐夫答应了我,可一时又找不到拉粮食的车,打了好多电话,也没联系到。邻居的地里正在收割,两台收割机,两台货车循环着倒,有等待的时间,和他们商量着,在不影响他们自己的进度时帮我拉两车,他们同意了。

约定好了车,姐夫和外甥一人开辆收割机到了麦地,时间已经10点多了,好在雷沃的收割台宽,近27亩的地,一个小时转了三四圈,就把车子装满了。在卸粮的时候,只见西面的天空乌云翻滚,太阳隐去了笑脸,冷雨风刮了起来。我当机立断告诉姐夫,卸完粮食就撤。

我随拉粮车去过磅销售。刚上公路,就有稀稀拉拉的小雨点滴落,车上没用盖挡雨布,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深怕半道上砸下大雨,这一万多斤的麦子就泡汤了。顺其自然吧,我在心里劝着自己,三公里的路像是好长好长,眼瞅着过了东坝桥,加个油门就到了。谁知道,从岔路上冒出个三轮车,也是拉麦子的,占了不宽的路面,想超车都不行,只好跟在它的后面往前走。离目的地大约还有一百米的时候,雨点开始加大。冲到收购点时,里头的人把我们往外撵,说是没地方避雨,我和司机跳下车,见库门边有一块半旧不新的花皮布,扯到车上就盖,这时瓢泼大雨落了下来……

半个多小时后大雨停了,我为今天的收割和粮食历险感到庆幸,只差这么几分钟的事,若不抵达及时,若不是有那块塑料布,后果可真不敢想象。傍晚,雨住天晴。老板把麦子抽样检测过称,了却了我们的一块心病。虽然价格不高(毕竟是过了点水),也没有讨价,水份达到接近24点,市价0.86元,只能如此了。

之后的19日到22日连续四天的大雨,落得人揪心烦躁,寝食难安。打开手机看未来几天的预测,23日——24日两天晴朗,后面又是连续性大雨。今年的麦收定型是一场与老天纠缠、不平凡的抢夺。

好容易等到23日的晴天,地里的麦子被雨水泡的膨大松软,麦穗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弯腰,麦秆发黑,已不是前几天金灿灿的模样。如果再有一场雨,麦子就会趴下发芽,损失将相当严重。地里潮湿的很,晾晒一天后,明天将是最紧张最喧闹的一天,所有的人家都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把麦子抢收完。一些农场人来到宿复路边找麦客,约定谈价。

前几日的大雨,把地里的麦客全撵到了路上或小集镇周围,一条在建的公路上停了好七八十台收割机。连续的大雨,使干了一半活的机子留了下来,雨前结束了收割的机子,不愿意等候的,陆续向北转移。当农户们来谈生意时,一些麦客提出了涨价的条件,刚开始的35元,变成了40元,这样的条件还算合理;有人竟然提出了50-60的价码,让农户难以接受,这不是明显敲诈吗。天气捉弄人,麦客与农户之间的交易,才会大翻盘出现此一时彼一时的现象,好再大多数麦客还是讲情理的。

24日清晨,成群结队的收割机浩浩荡荡开到了农场的田野。承包大户们不等露水干透就动手了。湿漉漉的麦子据说拉到收购站,水份达三四十点,定价在0.5元/斤,一肚子的委屈只能自己消化。俗话说,“八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两成丢。”这雨后的收割,产量明显降了。一家一家的地块在有序地收割,路上是往返不停拉粮的大小车辆,收购站也排起了长长的队。下午的水份有所减少,大多数人家的麦子的价格在0.75元上下浮动。去年,农场拿出资金给予补贴,结算时补贴了0.10元以上,今年也不知有没有补贴。但不管什么政策,该卖的还是要卖。再把时间推到三年前,农场职工卖粮贱卖粮难,市场被粮贩子把控。后来,农场建了烘干房,有了国家粮食储备库,情况才明显好转。

天刚放晴,若不是履带式收割机,潮湿泥泞的地块根本无法作业。直到十一点钟姐夫才开着雷沃下地,把之前遇雨没有收完的地继续收割。好容易装满一四轮,车子却陷到泥里,怎么都走不了。姐夫便回家开来了拖拉机,挂上钢丝绳,才把装了五千来斤的四轮车拉了上来。“地这么陷,这活没法干。”姐夫抱怨道。他本来是打算着手继续干自己的地,看来条件不允许。就说,收了你家的这块地不干了,还是让人家的小机子来干吧。

突然说要让麦客们干,一时可排不上队,我和姐夫分别到各家收割的地头去找机子,看到人家早有预约,我们只好“耐心”地等待。

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五点钟的样子,我找来两台蚌埠的收割机,正往地里去呢,管区的领导打来电话,问我们怎么还没有收割,我说,现在就有机子下地,他关切地说,要抓紧时间,今天晚上一定要收割完,明天有大雨。场里通知说,今晚收购站方便职工售粮,通宵加班。听了这个消息,我心里像吃了定心丸。姐夫也找到了八九台收割机,分别在东西两个地方同时作业。

机声隆隆,车轮滚滚,我的麦地里两台久保田来回穿梭,运粮车停在地头的路上,一个小时后,车子才装满粮食。我押着车赶到收购站时,售粮的车队已排到了公路上,足有200米远的距离,等到过磅至少要等一个多小时,这怎么行,地里的机子不能及时卸粮,就会歇下来,眼看天就黑了,我心急如焚。这时,管区领导说,中圩收购点不用排队,我立马告诉司机,并且带上姐夫家的一部车,往六公里外的收购点驶去。果然没有排队,当我们返回时,东圩这边还是很长的队伍。

大约八点多钟,我家这块麦地才收割结束。那边,姐夫家遍地开花,应接不暇,地里要人指挥协调,家里要人搞后勤,车辆要人押送,收购点要人报号负责,家里仅有的四个人全部上阵,还是人手不够。不得不找一位朋友帮忙过来押车,我忙好了自家的也参与进来,才勉强解决问题。

售粮的车越来越少,收割结束的麦客纷纷走出地块将机械装上了卡车,准备连夜出发。刚刚地里还是灯火一片,这会儿地里是一片漆黑和寂静。路上也不再拥堵,车辆越来越少,高效率的收割,让人震惊佩服。现在唯有姐夫家麦地灯火闪烁,车辆轰鸣,这两年麦收最后扫尾的事被姐夫家包揽。

记得去年麦收季,姐夫收割了我家的地块,临到收自己的竟然遇到了一场暴雨。当时,麦客们全撤走了,好在第二天就连续晴了。他们父子俩不慌不忙地干了两天,机械也争气,麦子长势好,产量和价格都不差。今年可不行,农场几家有收割机的都没有行动,主要是没办法下地。姐夫说,单是收割费他就要多支出一万多元。

夜黑活紧,所有的人忙的晚饭都没有吃,饥肠辘辘地只好忍着。一个地块一个地块地收,一辆车一辆车地卸粮押送,收购站里专门为姐夫家开了绿灯,全程服务,那场面确实令人感动。当收割完成时,时间已接近零点。此刻,本星光点点的夜空,突然什么都消失了,也许下半夜会有雨。想到粮食能安全归仓,饥俄和劳累也算不得什么了,下半夜都能睡个踏踏实实。

最后在地里抢收的三台久保田,没有连夜离开,他们三对夫妻也是蚌埠人,女人们吃了饭上车休息了,几个男人喝着姐夫家提供的白酒说着话,惬意而悠闲。那位麦客说,挣不完的钱。他们要好好地休息,明天才有精神赶路。

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依然是个晴朗的天气。想到昨晚卖到中圩的两车麦子还没结账,临近中午时,我和外甥开车赶了过去。谁知这里还很忙还有农户来售粮,站里的人说,西圩的麦子还没收完,昨天,他们加班到凌晨三四点钟。我说,幸好天气预报不准,放过我们一马。看这样的天气闷热难耐的,估计傍晚逃不了一场雨,估计到那时,所有的麦子也该都抢收上来了。

果然,晚上七八点钟,一场罕见的疾风暴雨降落下来,大雨夹杂着七到八级的大风,横扫大地,足足下了半个小时。这时候,我们心无挂碍心静如水,为今年麦收的险胜松了口气。虽然午季亏损,还不至于亏的很惨,老天爷给我们留了一点希望,或许秋天还有翻本的机会。

(作者系安徽农垦工人,安庆市作协会员)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