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农是贫穷的根源

[ 作者:安萱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5-28  录入:吴玲香 ]

种粮种菜养猪见效快,但千万别做,一亩三分地产量有极限,大众产品价格提升也有限,城市有菜篮子工程,农产品没有直达市场的通路,几亿农民与工商资本全在干这个事,不是滞销就是亏本。

规模经营

1. 你有土地租金成本,搞好了租金要上涨,你的农产品没有成本竞争优势。

2. 规模经营要适合现代农业的基础设施,土地整理、水电路建设、提高地力、兴建水利、圈舍仓储机械房晒场加工场等等天量资金。

3. 农户承包不能毁坏界限没有改变巴掌田的可能。

4. 农村情况复杂,你的投资成了唐僧肉,人人想吃一口,农村管理不完善,离不开村干部与村霸,但最腐败的也是他们。村民务工漫天要价和村民强行承包建设工程做豆腐渣工程。

5. 国有土地与土地私有化投资失败土地出售没有什么大损失,地上附着物出售损失也不大,当你创业失败时可以收回残值甚至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土地流转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租赁关系具有毁约不稳定风险,到期的风险,创业有失败的风险,当你创业失败时或到期时没有任何残值,用一辈子的收入去赌农业失败的地狱,越规模你死得越快。

土地集体所有制家庭承包是现代农业的坟墓,占人口一半的农民拥有9%的国民总产值。是自足自给填饱肚子的人干的,中国是土地革命起家,土地还做了农民风蜡残年的保障,土地集体所有制不会改变,农业永远没有前途,也永远不值得等待。务农就是走向贫穷。集体所有制对应着合作社。国有和集体经济组织内决策管理权不是资产最大的产权人,人是有私心的,决策管理人想方设法把国有集体财产据为已有产生腐败,不像私有企业有责任心监督有效率,私有企业很少发生管理层腐败案,历史证明国有与集体经济在市场中没有竞争力,只有垄断国有集体经济企业能生存,马克思经济学找不到国有集体企业治理中防腐败与效率及推动科技进步的内容,而这恰恰是企业生死存亡的基础。合作社不能改变社内户均土地的多少,只能集资获得农业基础设施、机械、农业建筑等资金的来源,同样合作社的失败没有任何回收价值,受损的依然是社员,它无法垄断市场,农业投资大周期长利润低,很难支撑一个管理营销生产监督系统所产生的费用,股本均等创造了一个雨露均沾,融资难,争权夺利吵吵闹闹的管理层,决策效率低下,科技含量不高的腐败经济组织,管理成本很难高于因管理带来的超额利润,一个新时代的人民公社还不如单干。

农业企业+模式

1. 股本不均其实就是私有化农业企业,企业+订单农业模式,其实你还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劳作,解决了你的销售难题,土地规模限制了你的发展与利润空间,亩利润3000元冲顶,过大的利润农业企业会另找订单。

2. 入股+就业模式,土地入股约定土地的保障收益,土地所占股本很少分红也很少,跟出租没什么区别,如果约定一亩三分地全家不过十亩田换二个就业岗位,工资不低于当地城市务工工资,这样你就是赢家。但农业企业在这么多就业岗位么?

农业有赚钱的但与你无关

以顺鑫农业、温氏集团、圣农发展、东方海洋、民和股份、獐子岛等为代表的种养企业,控制着饲粮的进口权,组织科研团队,组建市场营销渠道甚至形成垄断。以金正大、史丹利、诺普信、辉丰股份、智慧农业等为代表的农资上市公司,以新希望、大北农、通威股份、唐人神等为代表的饲料公司,以大冷股份、生物股份、普莱柯、农产品等为代表的加工流通公司,这些大企业的共同特点增强研发、升级服务和产业链扩张、O2O营销、农业金融、并购扩张,专业化战略与多元化战略。依托原有的产业发展强化组织功能是专业化战略,研发与服务是基础,金融是手段,营销是后续拓展的关键,这些赚钱的企业与土地无关,先有企业来切入农业,农业有赚钱的但与你无关。

类私有化土地农场主

根据《土地承包法》第45条规定,(土地证 )对农民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耕地、林地、草地,通常实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人人有份的家庭承包;对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四荒地”,可以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这类拍卖土地类似于私有土地,长期投资改造加上现代农业科学技术,做不适合资本竞争,农民与企业都干不了的二三产业、花卉园艺、高档水果、种草养畜等农业项目。加上现代化营销手段,还要看政策补贴取得的难易程度。二十年前买的农地取得成本很低。既有规模优势又没有租金成本只有投入成本,长期稳定的经营,有奔头有看头有高收入有体面生活的农场主。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