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东河桥

[ 作者:薛洁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3-05  录入:吴玲香 ]

致迫于生活而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兄弟们:有一天,希望你们也能像我一样回到自己的家乡,家乡需要我们的建设才能变成梦中的家......

喧闹的城市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所覆盖,以往的喧闹繁杂在此刻忽然变得温柔静谧起来。在这个雪夜里,暮然坐在窗前静静的注视着窗外,此时还有些许醉意的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灌醉了。他实在厌倦了这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厌倦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厌倦了紧张的生活节奏,甚至连这里的空气都让他感到厌倦......暮然凝望着窗外的大雪,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这场雪像极了自己家乡的雪,来的狂野却如此厚重,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夜,阑珊将自己送上了离乡的火车,为了自己的梦想暮然选择了离开,离开他熟悉的故乡,离开他心爱的姑娘......

“跟我走吧,我们到大城市去打拼!去发展!我一定让你住上豪华的大房子!过上城里人的生活!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暮然握住阑珊的手,充满期待的盯着眼前这个纤弱的姑娘。此时的阑珊心里无比矛盾,面对选择跟爱人离去还是留在家乡,她茫然极了,不知所措的避开了暮然炙热的目光,低下了头。“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逼我,我不想离开你,但我也离不开家乡...”阑珊颤抖的声音压的好低好低,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留在这个鬼地方干什么?该死的冬天总是那么冷、那么漫长,你还没受够吗?这里除了破旧的烂土房什么都没有?真不知道你还在坚持什么?难道是山里的牛粪羊粪让你这么留恋吗?”暮然咆哮着,紧紧的抓住阑珊的肩膀。“可是这里是我们的家,也许、也许有一天,这里会变的,一切都会变的。还记得我们的梦想吗?一起努力,建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前有庭院,屋后种花,种上金色的向日葵,开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农家饭庄,每当向日葵开放的时候,四面八方的游客将齐聚这里...”阑珊满眼泪水,希望曾经的憧憬能挽留住爱人那颗决绝的心。“够了!够了!就这个鬼地方?哼!那些都是幻想罢了......”暮然不屑的注视着远方。

火车的长鸣声打断了暮然的话,离别的时刻终于来临了,阑珊也曾无数次的想过离别的场景,但她却从未想到他们是以这种方式来宣告分手。暮然甩开阑珊早已冻红的双手,头也不回的上了火车。阑珊木然的站在雪中,凝望着缓缓驶离的列车,她多想看到暮然忽然从火车上飞奔下来,告诉她,他不走了,然后两人紧紧相拥,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然而现实毕竟是现实,留下的只有自己,还有那漫天的大雪。

一阵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将暮然从深深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樊总,公司想做一个新的投资项目,周董请您马上过来一下。”电话那边传来办公室王秘书的声音,“哦,好的,我马上就来。”暮然挂了电话,急忙驾车驶向公司。

“什么?印象东河桥?您没搞错吧,周董?”暮然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目光炯炯的老人。“您说的那个地方我最清楚不过了,那鬼地方除了冷还是冷,在那里投资旅游,您是开玩笑的吧?”暮然不解的摇着头。“小樊啊,你来公司也十几年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周董笑着对暮然说到,“东河桥可是你的老家,我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毕竟你是那儿的本地人,情况清、底子熟,利于今后的工作开展。还有,我让小王把东河桥近几年的发展资料拿给你,你先了解了解吧。”说着,周董让王秘书递给暮然一沓厚厚的资料。“一定要做成这个计划,这将是我们集团未来的发展方向,对整个集团意义重大!好了,我不啰嗦了,年轻人后面的事就交给你啦,呵呵。”周董拍拍暮然的肩膀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暮然翻开资料看到,从零八年开始当地政府就不遗余力的设计打造东河桥村的旅游,村口的河滩荒地被改造成了美丽的人工湖,宛如一面明亮的镜子将东河桥全貌映照的淋漓尽致。原来村子里的旧土坯房被改建成了红腰带、灰裙装、马头墙、大白房的徽派建筑,村庄周围都种上了翠绿的毛竹,苍劲连绵的大山陪衬着村落,好似一幅清幽淡雅的水墨画。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投资与帮助下,具有东河桥特色的豆腐宴农家乐犹如雨后春笋般相继破土而出,一经推出就吸引来了四面八方的游客,并凭借着天然、美味、营养、实惠等特色赢得了广大游客的一致好评。翻看着手中的资料,樊暮然被家乡的变化震撼了,当看到一张村内家乡父老的笑脸墙照片时,他的心仿佛被拧了一下。忽然樊暮然泪如泉涌,十几年的离乡之痛,十几年的打拼之苦楚,十几年对家乡魂牵梦绕的思念在这一刻倾泻、爆发。看到家乡的巨变,暮然是兴奋的,原来他的梦想不曾在远方,就在土生土长的地方。只不过他错过了梦想的建设,错过了梦想的成长。那一夜,暮然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欣喜、悲痛、自豪、后悔......仿佛人类所有的感情都在那一夜反复的纠缠着他,如果有人看见他,那一夜他一定是癫狂的,他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八月的阳光热情似火,暮然的整颗心早已被烧的滚烫,他收拾好行囊一个人默默的坐上了回乡的列车,其实自打那个雪夜后,暮然每天都在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留在这座经营已久的城市还是回到家乡从头再来,但现在他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回去!为家乡建设争光添彩!在归乡前夜,发小李龙打来电话,在电话那头李龙说话依旧像儿时那样乖张:“樊老板!知道您现在生意做得大了去了,不过有空还是回来看看吧,那城市再好毕竟不是咱自己的家不是?当年离家出去闯荡的兄弟们都回来了,哥几个都惦记着你呢。兄弟我也开了个农家乐,虽然没有您当大老板那么气派,但收入还不错,而且活的自在。呵呵,有空回来,不知道樊老板能不能赏个脸,给咱哥几个好好聚一下的机会?”放下电话暮然仿佛又看到了年少时的他们,上山放羊,下河捉鱼,时不时偷出父辈们的成年老酒装作《水浒传》中好汉的模样一饮而尽,还有扎着羊角辫的阑珊像跟屁虫似的跟在他们后头,暮然哥、暮然哥的喊个不停......

下了列车,樊暮然深吸了口气,清澈甘甜,因为是雨后的原因,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眺望远方,这里早已不是原来破败的旧模样,平静美丽的人工湖上游客们正划着小船嬉戏玩闹,而在湖对岸渔友们正安静、悠然的钓着鱼,享受着垂钓的乐趣。村口翠绿的竹林将整个东河桥村紧紧围绕,一座座徽派建筑移民新居整齐的排列在村子中央。在国道两旁各具特色的农家小院一家连着一家,院里坐满了前来品尝美食的游客......看着眼前这些景象,若不是村口的东河桥村几个大字,暮然一定会认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暮然顺着马路向前方走去,远处一片灿烂的金色吸引了他的目光。暮然加快了脚步,很快他看见了一片壮观的向日葵花海,一朵朵金色的向日葵花带来了成熟的喜悦,蜜蜂蝴蝶在花中飞舞,孩子们在花中嬉闹,游客们争相与这美景合影留念。“这不正是阑珊梦中的景色吗?”樊暮然看着这一切,又想起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暮然,我昨晚做了个很美、很美的梦,梦见我们村子里种了好多好多的向日葵,金灿灿的全都开了,我就拉着你的手在花丛里跑着笑着,然后、然后我就笑醒了......”暮然轻轻的敲了一下阑珊的脑袋,“你呀,又在做白日梦了,等我放假了就带你去汉中看油菜花好不好?”“不,你看着吧,总有一天,我的梦一定会实现的。”

一阵孩子们的嬉笑声将暮然从旧时的记忆中带了回来,跟着孩子们的笑声,暮然向着这片向日葵花海的深处走去。忽然一座古香古色的小院出现在他的面前,抬头望去门匾上写着“灯火阑珊”四个大字,“想不到这里也会有如此雅致的院子!”暮然心中暗暗吃惊,接着他看到那几个孩子嘻嘻闹闹的走了进去,“楚姨!我们回来了!”“嗯,先洗手,饭马上就好了。小乐,叫欢欢,甜甜他们先别写作业了,准备洗手吃饭。吃完饭,小乐你看着弟弟妹妹们把作业写完。哦,冬冬,你先给你爷爷奶奶端一碗过去,给你爷爷奶奶说今后别做饭了,他们年纪大了不方便,就在我这吃吧,多双筷子的事......”     

这个亲切的声音如此熟悉,就像刻在自己的灵魂上永远不会被忘记,暮然站在门口,愣愣的望着。“叔叔,你找谁?”一个胖小子提着饭盒歪着小脑袋看着他。“冬冬,在和谁说话啊?”阑珊系着围裙走了出来。当这两个年轻人的目光再次相遇时,双方都愣住了,一时间仿佛时间就此停止,往昔的情景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浮现在樊暮然的脑海里。“啊,回来了啊,进屋坐吧,一起吃饭,”还是阑珊开口打破了此刻的尴尬。暮然不止一次在梦里梦见和阑珊再次相遇的场景,或痛哭相拥,或幸福相抱,却从未想过见面是如此的平淡。暮然进了屋子,看见有七八个孩子整齐的坐在圆桌周围,准备吃饭,见有生人,孩子们齐声道:“叔叔好。”“你们好,你们好。”暮然笑着坐了下来。“阑珊,这些都是?”阑珊看到暮然的疑惑,笑着解释道:“哈哈,这是毛豆哥的孩子,这是彩凤姐的女儿,还有这个刚子哥家的。”“啊,怪不得,看着都这样的眼熟呢。”暮然笑着摸摸孩子的头。“小子,你爹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打过鸟呢,你爹呢?”“我爸爸出去打工了,两年多都没回来了”孩子红着眼眶,“我爸爸也是,我妈妈也是”几个小姑娘哇的哭了起来。“不哭,不哭,一会楚姨带你们去村留守儿童之家跟爸爸、妈妈视频聊天去。别哭了,快吃饭吧,乖。”阑珊一边给孩子们夹菜一边安慰他们。

晚饭过后,阑珊带着几个孩子去了村委会。暮然想起了从前的发小,相约去了李龙的家。李龙的农家乐虽然不大,但看起来却很是温馨。哥几个三杯两盏下去,话匣子就打开了。“哥,我真想不通,那么好的姑娘,你怎么舍得撇下一个人走了。”李龙搂着暮然的肩。“兄弟,不是哥哥心硬啊,我也曾想带着她走,可她不走说要留在这儿,哎。哥在外头这么多年一直没找,还不是放不下她。”暮然端着酒杯一饮而尽。“也是,头几年我刚回来时,阑珊也开了间农家乐,我先是在她店里帮忙,阑珊把她的手艺全都交给了我,后来就帮我开店,村上镇上县上的几头跑为我张罗这事。一个姑娘家家的,我看着也怪心疼的,就想着娶了她,照顾她。可她呢,死活不愿意,我以为是看不上我呢。现在才明白她还是忘不了你啊,哈哈哈!”李龙再次举杯邀暮然。“龙哥,你少白日做梦了,阑珊姐帮着咱务工回来的兄弟姐妹们把农家乐都开起来了,想娶她的人多了去了,就算不等咱哥,你也轮不上!来哥,咱俩儿喝一杯!”铁牛举起杯子。“那为啥现在不开了?咋这么多孩子在她家呢?”暮然不解的问。“铁牛你嘴笨的和鸭子一样!这事还是我来给咱哥说道说道!”李龙抢着喊到,“嗨,现在不是农家乐多了嘛,而且阑珊家的生意太好,她担心抢了我们生意,怕我们关门又出去打工,所以她就把门关了。现在啊,阑珊一天就给那些父母外出务工的孩子们和年龄大、孩子又不在身边的老人们做做饭、洗洗衣服,对了,她还给这些孩子辅导功课呢。哥,多好的姑娘啊,你别再错过了......”李龙说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暮然看着已经醉倒的发小们,心里却是无比清醒。和阑珊相比他显得那么的自私,这让他觉得无比羞愧,以前他总认为自己是男人,一定会为阑珊撑起一个家,一定会做出很多让阑珊骄傲的事。可是现在,自己选择了离开乡土,选择了逃避,而阑珊却留在了家乡,建设家园,帮助乡亲父老,两个人的梦想,让她独自去承担。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撒进了房间里,暮然睁开了眼睛,宿醉的兄弟们还在睡着。暮然没有叫醒他们,一个人离开了房间,再次来到那片金色的向日葵地。远处一个熟悉的倩影正站在花海中,清晨第一缕阳光正温暖的拥抱着她。暮然悄悄的走了过去,从后面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腰。贴在她的耳边轻语:“对不起,为了我们的梦想你一个人一直都坚持,辛苦了。但从此刻起,我想和你一起圆我们的梦,一起建设我们的家,好吗?”

(作者单位:凤县国土资源局)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