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毅:科学制定乡村振兴战略

[ 作者:王晓毅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25  录入:王惠敏 ]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持续推进,许多经济发达国家都经历了乡村衰落的过程,其中多数国家出台了促进乡村发展的政策,但并未改变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趋势。笔者曾经访问德国汉堡附近的一个传统的农村,原来那里有20多户农民,后来只剩下了3户。随着交通改善,越来越多的汉堡居民到这个乡村建房居住,一个以农民为主的村庄,逐渐变成一个城市居民居住的小镇。

在瑞典南部的传统农业地区,农场规模扩大,农民大量离开,许多农民的住房人走屋空,有些农民住房被出售给城市居民作为度夏的第二居所,有些则完全空置。陪同笔者访问的一位瑞典教授说,只要看看是否还有大型农具在院子里,就可以判定这些房屋是否还有农民使用。没有农具的房屋肯定已经被农民放弃了。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进入了快速城市化过程,目前城镇居民已经超过了农村居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进入城市以后,乡村的凋敝也已经出现。改革开放之初,各地乡镇企业的快速发展,曾经被认为是带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由于乡镇企业散布在广大乡村,可以使农民离土不离乡,从而可以在工业化的同时还保留乡村。但是由于技术、市场、环境等多方面的原因,乡村工业化并没有成为发展的主流。21世纪以后,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农村发展,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等等。尽管通过国家的投入,农村的基础设施和村容村貌都有很大改善,但是并没有彻底解决乡村发展与城市化之间的矛盾,不少乡村逐渐失去了活力。

中国已经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绝大多数农民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在社会主义新时期,乡村振兴面临着新的机会和挑战。继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乡村振兴作为2018年的主要工作之一,提出要科学制定乡村振兴战略规划,这是非常及时且有针对性的重要举措。

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以不同的名义提出过乡村振兴的战略,但效果大都不理想,主要有以下两方面原因:

其一,忽视地方差异。不同地区的农村具有不同的区位特点,有着不同的资源禀赋和生产结构,不同的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决定了各地有不同的发展模式。如果试图以统一模式实现乡村振兴,显然是不可能的。

其二,忽视了历史变迁。乡村社会从其产生开始就没有停止变化,工业化和城市化对乡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乡村振兴必须要顺应这些变化,而不能对抗这些变化,如果与之相对抗,那么乡村振兴就无从实现。

过去30年中,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结构,中国的乡村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无论是农村产业结构还是产业布局都在变化,中国的农村呈现了多种不同的状态。

传统的农业地区正在受到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巨大影响,其功能更多地服务于城市。封建帝国后期,江南地区成为最重要的农业地区,国家机器能否正常运行主要依靠这个地区所生产的粮食,这个地区也是开始工业化比较早的地区。随着城市发展,作为粮食主产区的重要性在降低,农村越来越多地为城市提供多功能服务。

而北方,包括华北、东北和西北,原本是干旱半干旱地区,虽然地广人稀,但是由于农业生产条件较差,产出较低。随着基础设施改善和农用机械的增加,这些地区逐渐成为主要的粮食产区,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作物在全国变得举足轻重。山地和丘陵地区现在越来越不需要生产粮食以满足本地人需要,这些地方生产所提供的生态产品具有越来越高的价值,因此农业的多样性在山地和丘陵地区得到越来越多的体现。

乡村的振兴和发展并非是将乡村孤立起来,而是要发挥乡村的功能,实现乡村和城市的融合。因此,基于不同地区的特点,规划不同的乡村振兴战略,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如果不重视乡村的特点,照搬其他乡村的发展模式,就无从实现乡村振兴。比如在远离城市的地方大规模发展乡村旅游,除了很少的村庄可能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成功,大多数都可能失败。在丘陵和山地如果大量发展规模化种植和养殖业,也会面临许多困难。相反,在城市郊区发展休闲、教育和有机种植等产业,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前景;同样,在丘陵地区发展多种经营,结合传统农业发展生态农业,会有更多的机会。

总之,认识新时代乡村的功能,融合城乡发展,科学规划乡村振兴的道路,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社会所研究员


中国乡村发现网转自:北京青年报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