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的“阔面子”给谁脸上贴金?

[ 作者:鱼予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授权发布)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06  录入:吴玲香 ]

靠两人手拉手才能环抱住的银杏古树,6株一字排开,挺立在县委、县政府大楼坪前;与大楼正门相对,空旷的广场上,8根图腾石柱屹立于中央,沿着中轴线依次分列成弧线状。广场四周,高楼林立……很难想象,这幅图景是尚未脱贫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花4800万元修建的广场。而另一个方面,仍有村民靠煤油灯照明。(新华网,8月5日)

从贫困县建豪华办公楼占地超8个美国白宫,到上千万画“两只鸟”;从贫困县修建“长安街”,到4800万元修广场……近些年,一些贫困县因为“阔面子”见诸报端,早已是新闻中旧闻。然,一边是如火如荼的严厉整治,而另一边却仍有“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劳民伤财,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者。正如文中所举事例,国家级贫困县4800万元修广场,仍有村民靠煤油灯照明。着实有“上半身传晚礼服,脚上穿草鞋”不伦不类之感。笔者以为,如此“驴粪蛋儿”式的“形象工程”在给谁脸上贴金。

事实上,早在2015年中组部、扶贫办就印发了《关于改进贫困县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工作的意见》,对贫困县考核办法、内容和结果运用等做出明确要求,引导贫困县把工作重点放到扶贫开发上来。同时,还印发了《关于建立贫困县约束机制的通知》,明确贫困县必须作为、提倡作为和禁止作为的事项,对贫困县的行为做出限制,确保贫困县把更多资源投入扶贫开发。要求:不准搞华而不实的标志性建筑、形象工程、景观景点,兴建楼堂馆所、搞各种奢华铺张的庆典、会展等活动。那么,是谁又置规章要求于不顾?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贫困县的“阔面子”,说到底还是政绩观扭曲,重表轻里、重硬轻软、重物轻人所致。“无利不起早。”现实中,不乏存在把想到的说成已做的,把已做的说成“高大上”,报喜不报忧,既露了脸又得了彩;有的为迎接上级检查,做表面文章,搞“盆景”,弄“遮羞布”,以达到“看上去很美”之效果,弄虚作假,搞“形象工程”,既出了“政绩”又升了官;或是在一拆一建中谋得商机,找到利益的链条。于是乎,图出名、重虚荣,不惜劳民,把形式主义搞得有模有样;图政绩、重升迁,不怕伤财,把形式主义弄得大模大样,给自己脸上贴金者。

一个地方搞建设和发展本无可厚非,但建设与发展的目的,本来是更好地满足人不断增长的物质与文化需求,需要具有“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雅量和内涵。花4800万元修建的广场,显然不是着力修“内功”,不是在于实实在在改进群众文化生活的品质,而看重的是留下印刻“一己功绩”的标志性“实物”。如数据显示,该县盲目举债,致使2015年至2017年综合债务率分别为274%、285.74%、336%,逐年攀升;2008年以来,该县修建广场公园11个、市政道路项目26个,违规修建办公楼10栋,几乎一半的钱都用在大搞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籍此可见,对这种“官”要面子“民”受罪者,应当予以严惩。

最后,回到问题的原点,如此浪费公帑,这般明目张胆,给了谁以警醒?如此贪大求洋、好大喜功,如此虚假虚弱、虚浮虚荣,如此长官意志、官僚主义,如此民生被长期忽视监督去哪儿了?或许不光是人出了问题,更得考量制度是否出了问题,监督是否出了问题。假以早早切断始作俑者的利益和实惠,这种往脸上“贴金”的事例就会失去内在驱动力,也就没有谁再干这种蠢事!

(作者单位:四川北川县组织部)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