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三农论剑 >> 正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
  革命老区芦柴坳村的调查       ★★★
革命老区芦柴坳村的调查
[ 作者:傅光明  文章来源:中国乡村发现网首发:http://www.zgxcfx.com(作者赐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1-13  录入:zgxcfx ]

 

 

2006115日,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虽已进入初冬时节,但天气仍然有些暖意。我和省作家协会《新作家》编辑部主任周胜辉、副主任夏秋珊、省财政厅办公室的沈荣洲一道,驱车去大别山老区——麻城市夫子河镇芦柴坳村。这个村是抗战时期鄂东独立挺进队第五大队的诞生地。建国后第一任湖北省省长张体学在这里打过游击,留下过许多奇险的故事。周胜辉主任正在写一部反映抗战时期的长篇记实文学,其中有的事件发生村里,需要了解和核实。沈荣洲的老家是这个村的,由他来当向导,再适合不过。我原来在麻城市白果镇财政所工作,多次到村子里去过,很想了解这里农民的生产和生活的情况,于是几个人的意图一拍即合,就动身了。

芦家河原来是一个小乡,撤区并乡后合并到夫子河镇管辖。地形是一条绵延数十余里的山冲,山冲内有一条不宽的小河,清澈透明,终年流水潺潺,河两边都是一条线似的崇山峻岭,林木覆盖。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像彩带似的在河道边向深山飘飞而去。芦柴坳村就座落在进芦家河右侧的高山顶上。车子在狭窄的山村公路上盘旋,翻上半山腰,就到了叫邓家山的垸子,垸子座落在山腰处。进入垸子中间,绕过几间房子,来到后山腰一块开阔的可以停放小车的平地,就是村部的所在地。村支书尹成书早就等候我们的到来。村部很简陋和陈旧,只有一间会议室,会议室内面还有一间小房。在我的记忆里,二十多年了仍然是老模样。会议室内端放着花生、水果之类的食品,是精心安排准备的。当我们说明来意后,支书就向周胜辉主任介绍起当年有关的情况。

我抽空到垸子里转转。垸子有300多户,陈旧的房子不少,也新盖了不少楼房,有二层的,也有三层的,白壁红砖在阳光下熠熠发亮。点数一下,有几十幢之多。周围的群山,不再是光秃秃的,而是漫山遍野的松杉,枫叶红透了,一遍遍的像燃烧着的火。初冬的老区山村,安静而慈祥,高远而神秘的地方。

支书和我攀谈起来,提起近几年的政策,黝黑的脸庞露出笑容。他说:去年取消农业税,村民们拍手叫好,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没有哪个朝代是不收皇粮国课的。现在取消了,真是想不到的事。现有是政策好,市场宽,人努力,山区致富有信心,有希望。

据介绍,芦柴坳村实际上是由村部所在地的邓家山垸和芦柴坳垸组成,共有1508人,有耕地面积799亩,其中水田540亩,山林面积6300亩。取消农业税前,全村每年缴农业税155400元,农业特产税23160元,连同三提五统教育集资等301600元,人均200元。现有这些税费都不用交了,国家给的补贴不少。粮食和良种补贴今年全村24576元,亩平11元;退耕还林面积252亩,每亩按210斤粮食、20元钱补助;全村享受教育两免一补10人,每年每人100元;计划生育奖励扶持1人,年600元;关爱女孩行动5人,乘车免费、减免费用;低保特困家庭57人,每年每人120元。特别是党和政府对农民工的政策好,全村有600个劳动力长年在外打工,按年人均收入4000元计算,年收入240万元。全村在外读大学的学生40多人,其中考入北大清华有3人。全村路通、电通,但没有自来水,有线电视也未通。教育改革后集中办学,3年级以上学生集中到芦家河中学,一些边远的村子的学生只好投亲靠友读书;农民看病难问题仍然突出,遇到大病重病,农民无钱支付。财政所长告诉我,市里准备下星期启动农村医疗体制改革,农民交15元钱,中央、省出40元钱,可以报销2万元以内的费用,这将极大缓解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村干部反映待遇低,年3000元收入,有后顾之忧,建议政府应当为村干部购买养老保险。总的印象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调动了村民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创造性,过去长期以来吃粮靠供应、用钱靠贷款的局面得到了一定的改变,政府共同富裕的扶持政策,正在发挥弥补市场不足的调控作用,老区正在向全面小康社会迈进。但困难不小,仍然需要政府支持。

我们谈完,又驱车翻越更加陡峭的山路,来到山的顶端芦柴坳垸,垸子座落在山坳间,真是打游击的好地方,进可攻,退可守。垸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户人家。垸门前修有一座水库,建有小水电站。天气太干旱,田里干的发裂,村民反映吃水难。公路边建有纪念馆和纪念碑,纪念馆陈列着张体学等第五大队的许多珍贵照片,详细地记载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事实。193810月鄂东抗日挺进队在此地成立21集团军鄂东抗日游击队第五大队,大队长张体学。当时有80多人枪,纪念馆边的稻田就是当年的练兵场。到19398月,发展到12个中队,1200人枪。193991日,国民党顽固派围攻五大队,企图一举歼灭。据说,那天下着大雨,张体学正在屋内休息,国民党军队将住房围住,住户老汉急中生智,把张体学拉起来,狠狠打了他几记耳光,大骂他:懒种,稻田快被大水冲,还不同去堵决。张体学趁机开脱。但张体学的夫人医务室主任戴醒群在内100多人被捕,壮烈牺牲。村民至今记得:当时被俘的有三名女战士,敌人要她们交代谁是戴醒群,三名女战士异口同声地她们说自己是,后来敌人残忍地将她们全部杀害了。

负责看护纪念馆的,是当年第五大队成立时的房东住户的后代周少田家女主人沈国霞,她忙碌着端送茶水,馆内晒满了油茶籽。他家6口人,4个孩子,现有都在外打工,两老的在家种田,吃的用的都够,生活过得去。油茶籽是个丰收年,收了400多斤,可收入600多元。问她还有什么要求,她笑着说,用上自来水就好了。我告诉她一定会的,她用疑问的目光看着问:什么时候?我说,很快就会的。

多到老区看看,多到老区听听,在思想上会受到教育,在灵魂深处会受到震撼,对指导我们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老区需要支持,老区需要发展,我们任何不能忘记老区的人民。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在读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硕士、兼职教授、湖北省财政厅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室主任 邮编430071武昌中北路省财政厅

免责声明:中国乡村发现网属于非盈利学术网站,主要是为推进三农研究而提供无偿文献资料服务,网站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